關鍵時刻(上) 王良玉 2012.10.28
講壇 關鍵時刻(上) 王良玉 2012.10.28
讀經:啟示錄三章14~22節

今天主題是「關鍵時刻」,任何時候上帝提醒、聖靈警戒,我們的回應就是屬靈的關鍵時刻,關鍵的重心在於我們的回應會影響主耶穌再來的交帳。我曾是中學老師,期末打學生操性分數,心中蠻戰兢,覺得是件嚴肅的事。雖然,我整天與學生相處,但週六、日等很多時間看不見他們,我無法瞭解全貌;我儘量客觀,也會禱告。但我的分數誰來打?可能同事、家人會打分數;他們客觀嗎?真正最清楚、最合宜、沒有私毫差錯是上帝為我們打分數。教會、個人,我們在乎上帝為我們打分數嗎?啟示錄二、三章是使徒約翰寫給七個教會的七封信;時間大概在主後九十年,是羅馬皇帝豆米仙統治之時。豆米仙推行君王崇拜,基督徒大受迫害,使徒約翰被放逐到拔摩海島;在痛苦中,主耶穌向他顯現。我們讀啟示錄,就很多的經文好奇:大紅龍、有獸從海堨X來、有獸從地堨X來、十四萬見證人、666到底是誰?啟示錄的核心是「寶座」,從寶座的角度去讀,一切就豁然開朗:主羔羊坐在寶座上,地上的國至終要成為我主耶穌基督的國,一切的邪惡勢力都必定要瓦解。七封信是主對這七個教會的評價,也是歷世歷代眾教會的縮影。今天主再來比初代教會更接近,我們從四個方面思想:

一、關鍵時刻要認識自己,有用或者無用?
天生我材必有用;每一個人都是有用、有價值的,都有他的優點。但這段經文主的眼中竟然有無用的人、無用的教會。前六個教會再不好,都還有一些可以肯定的,到了第七個老底嘉教會,主耶穌沒有一句肯定的話,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。14節,耶穌介紹祂是阿門的神,阿門就是真實;祂又是誠信真實見證的,這語氣是非常肯定。主的信實與老底嘉的不忠,形成非常強烈的對比。祂是元首、統管萬有,萬有因著祂被創造而有;祂是掌權者。

失去價值,成為無用
老底嘉城位於交通要道上,是商業、軍事的重鎮;該地盛產黑羊毛,有一製衣中心,用黑羊毛織的地毯是非常有名;又有醫學中心,以眼藥及耳藥聞名。老底嘉城沒有水源,必須要從北邊的希拉波利城及東邊的歌羅西引水。希拉波利有很好的熱泉,因含礦物質很高,有治療的功效;歌羅西有很好的冷泉,可以提神解除疲勞。希拉波利的熱泉流到老底嘉城變成溫水,因大量碳酸鈣沉澱,成為難喝的水;有時甚至感到很噁心,想要吐出去。從歌羅西流來的的冷泉,因溫度升高,失去提神解除疲勞的功效。熱泉有熱泉的用處與價值,冷泉有冷泉的用處與價值,溫水不冷也不熱,就失去了價值。15節的「不冷不熱」意思是失去價值,成為無用。老底嘉教會沒有價值,他的下場是什麼?第16節,主說「我必從我口中吐出去」,主不能忍受這樣不冷不熱沒有價值;而「我必」是非常嚴厲的警告。

要發熱心,也要悔改
但第19、20節有轉變的機會:如果聽見主在門外叩門,就打開門接待主;關鍵點在第19節「你要發熱心,也要悔改」。不能被主用,就是不能發揮功用的基督徒,信與不信在他們身上看不到差別;世俗化基督徒,沒有任何影響力,在主眼中就是沒有用。可能信主很久,到底我有用還是沒有用?這是非常嚴肅的自省。保羅在往大馬士革的路上被主更新,整個生命翻轉之後,以後30多年,為宣教全力擺上,所到之處好像瘟疫有很大的影響力,發揮了光與鹽的功用。奉獻傳道後,我發現與當老師很大不同;老師所接觸的百分之九十不是基督徒,傳道接觸百分之九十都是基督徒;從職場到教會,變成福音的第二線。白培英長老曾擔任中國輸出銀行董事長,他就成立該銀行的團契;接著擔任中國商銀董事長,他也成立團契。不管什麼職位,我們都可以傳福音。福音的使命感很重要,不是居高位才有使命感,每個人的使命都非常重要。

以前我不喜歡作中學老師,要作大學老師,想讀研究所。大四上學期,我參加校園團契的聚會,約40個人參加,介紹各校的的校園學生團契的工作;那是民國六十年,永和只有永和國中,4,000名學生;報告到永和國中沒有工作,因為沒有基督徒老師、沒有團契,就這樣報告過去,接著報告別的學校。我住永和幾十年,聖靈在我的堶掩﹛u你去啊,這學校沒有團契,你去!」下一秒,我回答「我不去。」我是基督徒,但已有自己的計劃:考研究所、作大學教授,為什麼我要去?但聖靈就說你去。我心掙扎半年,最後我禱告說:主啊!若是祢的意思,請祢把我帶到永和國中。大學畢業,我進入永和國中,61年10月11日永和國中的團契就成立,這就是上帝奇妙的帶領。那時我22歲,教國一學生12歲;現在我62歲,第一屆學生52歲,都是好朋友了;他們還有同學會,告訴我說:老師你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就是帶我們信耶穌;他們高中受洗,寫信來說「老師,我受洗了,一定要告訴你。」我教的第一班班長,現在是師母,她先生是浸神的副院長。當你順服神的時候,有一些奇妙的故事會在後面發展;當你數算恩典的時候,好感恩!

只有事工沒有教會?
真的順服神的帶領,使我們每個人成為有用、有價值,因為我們按神的心意行;世俗化的基督徒在神眼中沒有用。但我們還須省思:在教會殷勤服事,在神眼中是不是一定有價值、有用?往下深思一下,你發現不一定;如果服事的動機是要炫耀、彰顯自己,在神眼中依然無用。我的事奉是否「只有事工沒有教會」?我們很熱心參與某一事奉,希望把工作做的非常好,但是否突顯事工、突顯自己?是否別人只看見那個事工,沒有看見主,只看見做這事工的人,沒有看見主的榮耀?如果我是兒童主日學老師,我就發出呼籲:弟兄姊妹快來幫助,兒童工作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;這非常正確的話,但是,如果這呼籲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多的人回應,就說:你看,教會不重視兒童工作;這結論出來很不好。同樣的情形可以在詩班、青少年事工、長青事工、社區工作等任何一個事工。我的工作最重要,如果沒有那麼多人來投入或者認同我的工作,教會就是不看重這個工作。如果我不做兒童主日學的工作,我對青少年有負擔,或者對其他事工有負擔,可不可?當然可以。身體如果有一個部份肌肉特別發達,很難看的;漂亮的身體是很均勻的,而不是某一塊肌肉特別發達。若要某個事工特別突顯,就是「只有事工沒有教會」。很多時候有這種情形,傳道人也是一樣。「只有事工沒有教會」把我的工作做好、作大,只有我的工作最重要;若傳道人也這樣想,教會在哪裡?基督在哪裡?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但看不到身體的榮美,只看到你的工作,這是很可怕的事。常常我們不知不覺就跑過去了,因為我們很殷勤、專心服事,要擺上自己,不知不覺高舉了自己的工作,「只有事工沒有教會」。路加福音十七7~10,有個僕人說他是無用的僕人。耶穌告訴門徒,僕人做完了一切主人所吩咐的事,還要說他是無用的僕人,我所做的事是我應該做的,這是我的本分。他說自己是無用的僕人,這個僕人與在老底嘉所說的無用是不一樣的;這個僕人是不高抬自己的、不居功、不驕傲,跟主看老底嘉不冷不熱、沒有用,完全不同。一個生命被改變的信徒,有合神心意的服事,是被神所看重的,是有用、有價值的;願我們越來越有用。(下期待續)
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27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