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隨@Action.today.tw(中) 王文衍 2015.04.12
講壇 跟H@Action.today.tw(中) 王文衍 2015.04.12
讀經:馬可福音十章17~22節、46~52節


跟隨者必然先經歷到恩典;恩典在先,跟隨就不是那麼困難。巴底買親身嚐到主恩的滋味,所以把外衣丟下來,跟隨主。耶穌對少年官的讚許,對巴底買的施恩,應該產生跟隨;一個得到恩典的人回應跟隨耶穌,一個被稱許的,卻因為產業很多就離開。現今基督徒很少用服事來回應主的恩典,與主耶穌關係,還只停留在救恩的層次上。我們喜歡拯救、被憐憫、被看顧,卻不喜歡付上代價跟隨。好多特會很多人喜歡,但是談到十字架、捨己就不容易;我們羨慕得到,卻不想回應上帝呼召所要付出的代價。

掙扎或跟隨
少年官臉上變了色,其實他是掙扎的,巴底買卻立刻跟隨。掙扎與立刻跟隨之間,產生很大的不同。我們很訝異巴底買能夠把唯一、謀生的外衣丟掉。不冷的時候,外衣放在地上,人就會丟下零錢;冷的時候就披上,這是巴底買所有的。換成我們,外衣會不會就是你的財產、尊嚴、面子、罪惡、舊的價值觀、重擔?巴底買把他最寶貴的外衣丟掉,跳起來跟隨主,有什麼是你放不下的?有可能,那就是你要面對的。會不會得到越多,跟隨的難度就更多,得到的不是恩典,反成為包袱和阻礙?好的條件、神給的恩賜與恩典,反而成了包袱及阻礙。我遇到很多學生,問他們要不要跟隨主。很多人會說,我有這個、有那個,有家長、師長的期待,有我自己對未來的期待;想到這些,要丟下太困難。他們不斷問:上帝,祢要不要呼召我?祢的心意是如何?他們常常說了三分之二他有什麼之後,才說我要明白上帝的心意。上帝的旨意是清楚的,但我們比較不明白:我丟下這些之後,人生會變成什麼樣子。

付代價跟隨
多年前,我帶了一個學生,他是大學團契的主席,很愛花蓮。我很希望他能成為一個傳道人,因為他的關心、講道各方面,都是一時之選。但是,他說,他很愛花蓮這片土地,一定要回去;他念航太系,為了要念花蓮的碩士班,毅然轉念數學系,還真的讓他考上,就回到東華去念數學所。之後,他繼續念博士班,還當了副教授;他回到花蓮不是去享福、作環境保護者,去服事那邊的教會。後來,他跟太太負責教會一半的教區,有好幾百人是他們所關懷的;他好好唸書、教書,在教會有很好的見證,甚至還跟傳道人一樣,有時要講五篇道、帶查經,非常棒。不單單他們的牧者,很多人都問他要不要全職。他很實際地說了一句話:我現在這麼作不是很好嗎?可以好好工作,也沒有不服事;我這樣作,教會弟兄姊妹格外稱許我;但是,如果我成為傳道人,可能就會要求我,作的再多,也不會有人滿意,我這樣子有好的見證,又可以好好服事,挺好的。他是個認真的人,我心裡想:你怎麼樣都很適合,從人的角度來看、從聖經來看也是如此。果然,上帝沒有放過他,他自己受感動,就決定要全職事奉。他清楚了,就要放下他所有的一切;他可以放下,但是家人能放下來嗎?他的孩子那時還是國小,直接問他爸爸:爸爸你確定嗎?如果你這樣放下來,成為教會的傳道人,你答應全家要去美國玩一次,不就沒有了?以後我們就沒有錢了,你知道嗎?他說他很掙扎,感謝主,他尋求過了,他很清楚,就跟孩子說:上帝會供應我們。他現在是花蓮一間很大教會的主任牧師,後來,他還是帶了孩子到美國,上帝該給他的沒有短少。當我們越多時,要放下來確實越困難,沒有什麼時好像格外容易,卻不一定容易。跟隨一位好像你不太熟悉的或不是很了解的,的確是很困難。立刻跟隨與掙扎有很大的不同,要洞悉仇敵千方百計的攔阻,不要只是停留在渴想美善的階段,卻不採取行動操練美善。我們羨慕一些傳道人、宣教士;他們愛主,有讓人生命改變的見證,但你不能只有羨慕,要好好操練。

永生之道
我們羨慕很多人在教會事奉,榮耀神。我們把現有的東西不斷放大,卻把超越一切的上帝不斷縮小,因此,我們對現有的東西充滿了想像及渴望,對上帝卻越來越不清楚,到底上帝要我作什麼。盼望我們不單面對掙扎,在變臉與跟隨之間有更多的學習。約翰福音六68「西門彼得回答說,主阿,祢有永生之道,我們還歸從誰呢?」彼得很清楚永生之道在耶穌在那裡。耶穌問門徒,你們要跟他們一樣去嗎?彼得說,我們要跟從祢,因為在祢那堣~有永生之道。跟隨的路上有許多的挑戰,你要變臉還是立刻跟隨?陶恕在好多年前說過一句話,基督徒慣於為美麗的真理流淚和禱告,然而,實踐真理、遇見困難時,他們卻退縮了。教會要找服事的人,上帝呼召工人,許多人在這當中掙扎,我們是不是也是如此?這世代的年輕人同樣要面對,太多資訊、美好讓他們掙扎。

這兩個人都有這令人訝異的地方。少年官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要作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。少年官尋求許久,耶穌告訴他答案,照理說,他應該跟隨耶穌,但他卻離開。面對耶穌明確的呼召,應該是『必然』的順服,人『竟然』離開,得到尋找的答案,因短暫的擁有而棄絕永恆的福份。

跟隨的心志
如果你去查,教會、營會每次問的問題,除了問三位一體之外,排行榜前三名,大概就是,我如何明白神的旨意。少年官是第一手用耳朵聽到耶穌跟他說,你還缺少一件,也告訴他怎麼作:還要來跟從我,非常的清楚,重點不是明白,重點是,你在明白之前有沒有跟隨的心志。

有位學生很清楚上帝要他全職,就回應呼召,到神學院唸書。他跟上帝禱告,在畢業之前找到另外一半,也就是未來的師母,可以一起用家庭來服事主。他不只請別人代禱,也親自熱切尋求禱告。他每天六點起床,到禮拜堂大聲禱告:主啊!祢告訴我,祢為我預備的另外一半,到底在那堙H讓我清楚她是誰。全校都聽到他的禱告,因為非常大聲。他每天禱告,前幾天同學還可忍耐,一個月後,同學真地受不了,決定要幫助這弟兄。他們五點五十分就到禮拜堂預備好,那位弟兄照著慣例又來禱告:主啊!都一個月了,請告訴我另外一半是誰!平常都是回聲,突然有聲音說:孩子,你的禱告我聽到了,我告訴你就是某某某。如果是你,應該說:感謝主,禱告了一個月,上帝終於給我答案。結果那弟兄的反應是:主啊!萬萬不可,誰都可以,就這位不可以。

那弟兄正像少年官,其實內心早已預設答案,除她以外誰都可以。我們尋求,得到答案很重要;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對上帝的認識和跟隨的心志。耶穌已經告訴少年官,除了上帝是良善的,再也沒有良善的。若他認定耶穌是良善的,耶穌就是上帝的兒子,代表上帝。上帝的兒子來跟你說話,怎麼可以說不呢?猶太人對上帝的敬畏,是根本不敢看見上帝,因為看見的日子必定死。他們非常敬畏上帝,不敢違背;只是這少年官不知道耶穌就是上帝的兒子,就是永生之道的主,選擇憂憂愁愁地走了。 (下期待續)
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33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