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著就是基督(下) 饒孝楫 2015.06.28
講壇 活著就是基督(下) 饒孝楫 2015.06.28
讀經:腓立比書一章20~25節

五位宣教士殉道
因為美國的探險隊發現,在厄瓜多爾有一個種族叫奧卡族,他們不只殺人,還吃人,他們就在美國國會報告,廿世紀還有吃人的種族,是人類文明的羞恥,引起美國國會很激烈的辯論,所以他們就討論要用什麼辦法來改善他們,把現代文明帶給他們,讓他們破除吃人肉的惡習,提出了很多方法。最後一個參議員起來問:請問誰去?如果你去了會被吃;若你征服了他們,你比他們更殘忍。有五個美國的青年,他們是神學畢業生和大學畢業生,聽到了這個消息,就禱告向主說:主,我們願意去。這五位青年就開始學習,了解厄瓜多爾,在山堶惚雃h未開化的種族;他們用了好幾年的時間裝備,學習奧卡族的文化、語言等,包括駕駛小飛機。最後1956年他們開了飛機去,在奧卡族的上空盤旋;把食物和一些好東西丟下去,表示要和奧卡族交朋友;再向下面的奧卡族人招手,下面的奧卡族人也回應招手。他們以為應該沒問題,就降落;沒想到降落後,五個人都被奧卡族殺死。

奧卡族悔改信主
消息傳到美國,全世界都大為震驚。這五位青年,有的已經結婚,他們的妻子都是信主的姊妹,不但沒有埋怨上帝,沒有痛恨奧卡族人;反而說:我們的丈夫沒有完成的使命,我們願意跟隨他們的腳踪。所以,她們幾個就禱告、預備。以後,也到了奧卡族;感謝上帝,她們沒有被殺。上帝透過她們的先生的殉道血跡,鋪了一條和平的路,而且十年之內奧卡族最後全族都悔改,相信主耶穌。信主的奧卡族,甚至順服神,向深山、更偏僻、未開化、更殘暴的種族部落傳福音。

手拉手作見證
過了十年,1966年,葛理翰牧師在西柏林召開世界福音大會,有三千位各國福音派教會的代表參加。第二年再舉行,台灣有位宣教士戴紹曾牧師去;他回來時報告,放了幻燈片。有一天在台上,有兩個人,一個原住民打扮,一個是姊妹,他們手拉手為主作見證。這位姊妹是五位青年之一Jim Elliot的太太,原住民就是奧卡族的族長—當年親手殺Jim Elliot的兇手;他已經信了主,而且成為奧卡族教會的長老。他們兩個手拉手,在台上為主作見證,全場都流淚受感動。

Jim Elliot的父親,有一年到台灣,我們去見他,告訴他:你的兒子為主殉道,我們真是佩服他的勇氣和所付的代價。這位老爸爸說:為主殉道很容易,只要死一次,為主而活才了不起,因為要天天死,每一天放棄自我的權利、自我中心,每一天都願意為主死,讓耶穌基督榮耀的生命,透過我而彰顯出來,這才偉大。我今天說,沒什麼了不起;但是,這位兒子為主殉道的老父親說這句話,我就知道他所說的,是多麼有份量,是生命的份量。若活著是基督,死了就是得著;因為離世與基督同在,好得無比。

基督顯大的人生
我所認識的朱惠慈的一生就是叫基督顯大。她蒙主的呼召,卅三年在校園團契,為著要把在罪惡撒旦權勢中的青年、少年帶回上帝的家中;她付出了一切的代價,為所愛的青年學子,與撒旦罪惡黑暗的勢力爭戰,把他們奪回歸於基督。當她知道自己生病,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;她說要做最後一件事,把一直想寫給青年的一本書寫給他們。八個月的病床生活,是非常痛苦的,因為腫瘤已經漫延到肝,毫無力氣,全身疼痛,要貼嗎啡片在身上,勉強忍受劇烈的疼痛。她說要寫給青少年有關感情婚姻的書;她被邀請上電視、電台及教會以外的學校團體,講交友與婚姻。所以,為青少年在病床上寫了「神啊!說好的那個人呢?」好多的青年說:祢(神)不是告訴我,我跟他在一起,怎麼他跟別人在一起?在本書中,她把跟先生的感情、婚姻見證融合在裡面。

4/9下午,她氣若游絲;兩位最愛她的姊妹去探望,她用最後一口氣說:我要禱告。她們以為她希望姊妹們為她禱告;當二位姊妹湊在她的耳邊,就聽到惠慈用最後的一口氣說:主啊!求祢愛護、幫助這一代的青少年。講完了這句話,她就離開世界,回到主的懷抱。

無懼死亡來臨
  面對死亡,她沒有任何的懼怕;面對死亡最後的一剎那,她所想到的是這一代的青少年。她在病痛中與丈夫、孩子用line寫了很多話。她的追思禮拜,我們不像平常送一條毛巾,而是把她在病痛中所寫感人的心情和見證,印成一本小冊子,送給每一位參加的人。她很喜歡紫色,我們就說:紫斑蝶!請慢慢飛。面對死亡沒有害怕,而充滿了喜樂。

  她去世第二天,我、她先生與同工,一起安排追思禮拜;她先生希望低調,只有家人、校園同工與教會熟悉的朋友;可是很多人說不行,好多人想送她最後一程。沒有想到那天有一千多人來參加,她在基督教界不是赫赫有名的人,只是一個汲汲無名的女子,但是所有認識她的人全部都來了,從國外、台灣各地來的。準備追思禮拜時,她先生拿出惠慈的週曆手冊,翻到去年八月,醫生宣佈她胰藏癌最多只有半年;她當天就寫下來,對上帝的感恩,給了她現在的生命;然後第二件事,就寫下她自己追思禮拜的程序,很豁達的、開朗的,充滿著喜樂的安排:要唱那一首詩,要讀那一段聖經,要請饒爸爸在追思禮拜中講道,什麼人獻詩。雖然,最後沒有完全照她所寫的;因為好幾人想要用三分鐘在台上來懷念她。但看到她超越死亡的威脅,是多麼美好的見證,彰顯了基督的榮美。

死亡別狂傲
  蘇恩佩曾是校園團契同工,也是一位文字工作的大將,跟張曉風、林治平一樣,用文字服事神。蘇恩佩姊妹因甲狀腺癌,1984年左右被主接去。離世前,她寫的最後一本書「死亡別狂傲」。因為耶穌基督已經從死奡_活,戰勝了死亡,帶給我們永恆的盼望,所以死亡別狂傲。來二13~14「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,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,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,就是魔鬼,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。」我們只有血肉之體,而主耶穌道成肉身,照樣成了血肉之體,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,就是魔鬼,並且要釋放那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。林前十五54說,主耶穌再來時,以賽亞廿五8「死亡被得勝吞滅」的預言就應驗了。

活著就是基督
朱惠慈姊妹用她的生命,向死亡說出了同樣誇勝的壯志,她是一位非常柔弱的人,我看她大概只有40公斤左右,但是,我們都說,她是一位溫柔的勇者。她在世時,我常常說:惠慈啊!我找不出妳的缺點。我從來沒有看過她生氣發怒,假若有缺點,就是妳心太軟了,什麼人請妳去,妳都會去,什麼工作要妳做,妳都做。所以,她忙到不得了,她說:那些人嗷嗷待哺,有需要,我若能幫助,為什麼要把幫助的手縮起來?所以,她每一天都忙碌到不得了。假若,還有第二個缺點,我會跟她說:惠慈,妳太早離開我們了。每一個人都想念她,我太太不知道哭了多少次,到現在還沒有辦法恢復到快樂的心情。惠慈活著就是基督,死了就是得著。

  感謝上帝,把祂最寶貝的女兒,保抱在祂慈愛的懷中。所以,我與同工們彼此勉勵。在我們當中有許多跟她一樣的見證人,也許事奉的方式不一樣,但是心志態度都一樣的,我們應該擦乾眼淚,收起傷悲,像主耶穌、保羅、歷世歷代跟隨主的人一樣,熱忱的、忠心的、勇敢的為主活下去,一直到主耶穌把我接回天家的日子。我相信惠慈那個弱不禁風的身影,溫柔婉約的氣質,真誠細膩的愛心,勇敢堅強的鬥志,至死忠心的見證,將會留在她的先生、孩子和所有認識她、愛她的人心中。我也盼望有一天,當我們走的時候,也是讓許多人這樣的懷念。
(五月17日第三四堂證道)
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34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