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耶穌基督的精兵(下) 饒孝楫 2016.09.25
講壇 做耶穌基督的精兵(下) 饒孝楫 2016.09.25
讀經:提摩太後書二章3~6節、四章7~8節


三、勞力的農夫
  第三、保羅說,勞力的農夫,理當先得糧食。原文的意思是說,勞力的農夫理當先得收成。你懶惰,收成一定慢;你殷勤,收成一定快。你早耕土、拔草、栽種、施肥,天天澆灌,你一定早收成。殷勤的農夫先得收成,懶惰的農夫可能都沒有收成。農夫不能過悠閒的日子,必須勤勞工作,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每一天做同樣的工作。不像軍人是很刺激的,槍林彈雨,可以打勝戰,班師回朝。也不像運動員,有競賽場,有好多的觀眾,拿金牌時全場喝釆。像牙買加一百、兩百、四百公尺接力都冠軍,已經連續三屆九面金牌。他們拿到金牌後,就做了一個勝利的動作,披著國旗,全場的焦點都在他們的身上,榮耀集於一身。農夫沒有這樣,沒有觀眾,沒有人在旁邊鼓掌,沒有人喝釆,沒有一天得到獎牌。現在可能有,種了一種米得了什麼獎;但是一般都沒有,是枯燥的、默默的。然而,最後有收成的喜悅,好的收成可以供養很多人的需要。

不可半途而廢
  三者雖然各有不同的特色,還是有相同的地方,都要吃苦耐勞,也都不可以半途而廢,全力以赴,堅持到底。當軍人不能打仗打到一半投降了;賽跑,不能跑到一半不跑了;種地不能種到一半不種了;都不可以半途而廢,要堅持到底。我在主面前的禱告就是:主啊,別的我不敢求;我求祢保守我,一直事奉到見祢面的日子,而且牢牢地守住聖經的原則,千萬不要晚節不保。這是我每一天很慎重的、戰兢的禱告。只要我能夠做到最後一天,做得好或做得不好,做的成功或做的失敗,都不在我的手堙F我盡心做,照著祢的原則做,其他的都在祢的手中;只求祢保守我做到最後,見主面的那一天,不要半途而廢。

航向永恆
保羅到了最後,在提摩太後書四6「我現在被澆奠,我離世的時候到了。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」保羅用了二個生動的描述。我現在被澆奠;奠祭之酒已經澆在祭壇上了,已經完成了,離世的時候到了。腓立比書第一章說離世,就是離開世界,這個詞希臘文的意思是解開船纜。一艘船造好了用繩子綁在岸邊,是暫時的;有沒有一個人造一艘船目的就是綁在岸邊;這樣就不需要造船了。綁在岸邊是暫時的,到海上航行才是造船的目的。保羅用這個詞非常妙,他說:我活在世上,就只是暫時綁在岸邊;我死的那一天,就是離開世界,就是解開船纜;我這個生命之舟要到永恆的海上航行,才達到我人生的目的。保羅就是用這麼豁達積極的眼光,來看自己的人生。他說:錨已經起來了,船纜已經解開了,我馬上就要到永恆的海上航行。這是保羅對死亡的見解,是偉大的誇勝。

勝利的凱歌
在他還沒有到永世海上航行之前,對他卅多年的事奉,作了一個最後的評估,可以說是一部勝利的凱歌。他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;保羅的一生就是爭戰,他做耶穌基督的精兵。打仗是他必然的人生,與罪惡爭戰,與猶太人爭戰,與律法主義爭戰,與異端邪說爭戰,與政治勢力爭戰,他打的是一個美好的仗,是為真理而打。我們在世界上,千萬不要為自己打醜陋的戰爭,為自己的需要、利益、尊嚴、面子。為自己打的,是醜陋的仗,為主打仗,才是美好的仗;因為在第二章說,在軍中當兵,所以保羅說美好的仗,我已經打過了。

照神的原則跑
第二章說競賽者,若不按規矩,就不能得冠冕。所以,保羅說: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;從競賽者說,我已經跑完了我的路,跑第幾名不是我所注意的,我已經跑完了才是重要的,我按照神的原則跑。每一個按照神的原則跑,都可以得著公義的冠冕。

守住所信的道
保羅又說:我是勞力的農夫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每一次的播種,就是撒福音的、生命的種子。而且他像一個勞力的農夫看守著他的田園,不讓盜賊或野獸來破壞,好好把上帝托付給他生命的責任和使命,牢牢地照顧著。

心靈的建築師
我本來從中學就夢想做建築師。我熱愛藝術,又熱愛工程;藝術和工程結合,就是建築。我感謝上帝,給我機會完成我的夢想,可以做建築師;自己也念得很出色,準備要做一個出色的基督徒建築師,來為主做見證。沒想到在大二時,神呼召我,放棄建築,我跟上帝爭戰了四年。要把我這麼美好的夢想拿掉,簡直是把我的肉、我的命拿走一樣。上帝在我心中作工,四年的掙扎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淚,最後我知道這是上帝的帶領,向主說:主,我願意。我就加入校園團契。

當時,全台灣只有成大有建築系,我大三時,東海有了建築系,不過還沒有畢業生。我班上有三十位同學,三十個畢業,有廿九位可以作物質建設,神呼召我作人心靈的建設。我還是建築師,不過我是心靈的建築師。我要在人的心建造上帝的殿,生命的殿;要把福音的種子,生命種子,種到很多青年人的心中。我加入校園團契到今年已經五十一年,五十一年如一日。我可以在這裡作見證:我現在熱愛學生,想要把福音傳給他們的心,比剛剛出來二十幾歲還要熱情。這不是我有什麼了不起,是因為主已經設定我為勞力的農夫,要看守我的田園,直到見主面的日子。

得勝的人生
保羅死的時候是一無所有。提摩太後書第四章,保羅對提摩太說: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,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。兩地的相距有二千公里之遠。保羅事奉主一生,最後在羅馬的監獄,冬天寒冷,一件禦寒的外衣也要請人從二千公里之外送過來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他一生淒涼;然而他說,將來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。這是多麼偉大的、榮耀的,無法想像的得勝人生。

作主的精兵
有些人在地上積攢財寶,不肯為主所用。假如神給你恩典賺錢,非常好,你能用的錢很少;有一百套的衣服,一次也只能穿一套,我們需要那麼多嗎?走的時候一件都不能帶走,一塊錢都不能帶走。有公義的冠冕存留,求主讓我們像保羅一樣有把握。不但賜給我,也賜給那凡愛慕主顯現的人。愛慕主耶穌再來,不是嘴裡說,用行動愛慕。為主爭戰,為主賽跑,為主做勞力的農夫。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是軍人;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是競賽者;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,是農夫。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。但願我們都效法保羅,跟隨主耶穌的腳踪,在這地上作主的精兵。這三個身份,求主讓我們每一個人,天天都來學習,來經驗。
(九月4日第一二堂主日證道)
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37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