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經力量大(上) 饒孝楫 2017.04.23
講壇 讀經力量大(上) 饒孝楫 2017.04.23
讀經:詩篇十九篇7~11節

舊年剛過,新年也過了兩個月了。我們在新年的時候會立個志,這一年我要做什麼?有什麼新的志向?做什麼新的事情?小時候常常立志,後來發現立志也沒用,就不立了。年紀大,大概也沒什麼好立志的,希望每一天能夠平平穩穩過日子,就很滿足了。不知道你是不是立志過讀聖經,把神的話豐豐富富的藏在心堙H

很多人認為聖經太古老,跟我們脫節得很厲害,所以不太想讀。很多的書翻譯是因為興趣、工作、責任、賺錢,唯有聖經翻譯,卻是犧牲性命在所不惜。我現在所知道的,除了聖經以外,大概就是村上春樹的小說,大概翻譯成40種文字,已經不得了了,讀者文摘是翻譯成19種文字,村上春樹的書不是每一本都翻成40種文字,而是加總起來。

聖經的翻譯是犠牲性命,抛頭顱灑熱血。1517年馬丁路德改教,今年正好五百週年。在天主教掌權的時候,不可以翻譯聖經,只能讀拉丁文聖經。拉丁文聖經大概是在四世紀翻譯的,舊約原來是希伯來文,新約是希臘文。天主教把聖經翻譯成拉丁文後,就不准翻譯成別的文字。沒有讀拉丁文,怎麼讀聖經?就由別人來講,教會就控制了聖經的解釋權,也就控制教會九百年。從A.D.590年大貴格利,他是羅馬天主教的教皇,一直到馬丁路得改教,九百年歐洲被稱為黑暗時期,也就是天主教掌權的時期。

十六世紀馬丁路得沒改教之前,有一位英國人William Tyndale,冒死把聖經翻成英文。據說這不是第一本,不過印刷出來的是第一本。以後他就遭受教廷的追殺,從英國殺到歐洲大陸,被抓絞死以後,再被焚燒。只不過把聖經翻成英文,他就犠牲了性命。

每一個華人都應該知道馬禮遜。他1807年到廣州,是第一個基督教宣教士。以前天主教有,基督教他是第一個。他到廣州,才二十五歲。二十五歲,到一個沒有福音的地方去傳福音。他從英國出發,但是沒有一艘船讓他上船;因為他不是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職員。他找到一艘船,反方向越過大西洋到波士頓,再從波士頓到舊金山。終於,在舊金山找到一艘船載他到廣州。他離開英國到達廣州花了250多天,三分之二年才到達了廣州。現在從英國到廣州,直飛十五個小時。

馬禮遜到了廣州,住只有金字塔底層的範圍堙A所有的外國人通通住在堶情C但是當東印度的船離開廣州,所有的外國人都要撤退到澳門。下一次東印度的船來了,他們才可以再進入廣州。每次都是廣州、澳門來回奔波。

馬禮遜在廣州,住在河邊。河水漲潮時,房間就淹水到膝蓋,他兩個腳泡在水堙C他只有一個小桌子,有一盞小油燈。到中國,馬禮遜第一件事就是翻譯聖經。在那之前,沒有一本中文聖經。在早一點,有一本在麻六甲,但是沒有印刷。而馬禮遜翻譯的,是第一本中文聖經,花了十二年的時間。他千辛萬苦,幫助他的中國人,身上都帶著毒藥。若是被抓,教外國學中文,就鞭笞。第一個基督徒梁發,就被鞭笞三十大板,全身流血,到這麼悲慘的地步。歷經十二年之久,終於第一本中文聖經問世。不是我們這本,他的中文造詣比你我高得多。因為是文言文,之乎者也,你我都讀不懂。中文合和本是隔了一百年,一九一九年才完成。其中百分之九十八,都是很準確,只有很少數的、也不會影響基要信仰的地方,不是那麼精準。再過兩年就要慶祝,官話合和本一百週年,花了這麼多的時間、精力,付出那麼大的代價。

我曾經到威克禮夫聖經翻譯協會,才知道他們有成千成百的青年人,獻身到全世界蠻荒之地,沒有聖經的地方,去翻譯聖經。最流行的一份雜誌是讀者文摘,翻譯成19種文字,已經不得了了。1800年,聖經已經翻譯成68種文字。隔了一百年1900年,522種文字。2000年我去美國達拉斯,Wycliffe Bible Society(威克理夫聖經協會)的總部訪問。一進到他們的大廳,上面就有一個跑馬燈,打出現在聖經已經翻譯多少種文字。我的記憶中,聖經翻譯成2233種。隔了九年2009年,我到美國奧蘭多,是威克理夫聖經協會的另一個總部去訪問;一進大廳也有一個跑馬燈,我的印象是2426種文字。現在又過了八年,我相信又增加了。他們差派年輕人到蠻荒之地,只有語言、沒有文字的地方,去學習他們的語言。錄音,用電腦分析他們語言的子音、母音,替他們造出文字。然後,他們第一本書就是聖經。這樣的文字超過一千多種,因為是神的道,沒有一本書可以跟聖經相比。

假如你喜歡看讀者文摘,他們提出來的廣告詞是:讀者文摘從第一本到現在,沒有一篇重覆的文章,沒有一個重覆的笑話,全部都是新的。打開一月號讀者文摘,都是沒看過的文章,好棒,笑話也很棒,就等二月號。打開每一篇文章都一樣,每一則笑話都一樣,三月號也一樣,請問讀者文摘還能活嗎?還有人要看要訂嗎?當然沒有。請問你有一月號聖經嗎?二月號聖經,從來不重覆,從來不一樣,有這樣的聖經嗎?每一天你所讀的聖經就是這一本,沒有小學生版、中學版、大學版的聖經,聖經就只有一本。無論你是哪個民族,哪個國家,無論你是男的、女的,是否受了教育,就是一本聖經。全世界,古今中外所有的人,全都要讀一樣的東西,你還能找到另外一本書嗎?有這麼大的影響力,因為聖經是神的道。在聖經記載舊約所有屬靈的復興,沒有一次不跟神的話發生關連,任何一個復興的王,全部都是因為神的道被高舉,就產生了非常大的屬靈影響。

提摩太後書三16~17「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,於教訓、督責、使人歸正、教導人學義,都是有益的,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。」提摩太後書三15「你是從小明白聖經,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,有得救的智慧。」聖經不單是神所默示的,使我們得救的智慧。聖經是生命的內涵。耶穌說:叫人活著的乃是靈,肉體是無益的,我對你們所說的話,就是靈就是生命。耶穌基督的話、聖經的道,就是靈就是生命,是我們靈命的倚靠。魔鬼試探耶穌,把石頭變成食物。耶穌用申命記的話回答說: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,乃是靠主口堜狴X的一切話。

神的話是我們靈命的倚靠,是我們屬靈的食物。耶利米十五16「我得著祢的言語,就當食物吃了;祢的言語是我心中的歡喜快樂。」神的話是帶著潔淨的能力,約翰福音十五3「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,已經乾淨了。」神的話讓我們的生命得潔淨,使我們的靈命得到成長,能夠長大。我非常喜歡唸使徒行傳二十章十七節到三十八節,那是保羅在米利都跟以弗所的長老話別時,所說的一段內心的表白,他說:「如今我把你們交托給神和祂恩惠的道,這道能建立你們,使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。」神的道能夠建立你們。我們若要被建立,好好下功夫來研讀神的話。

詩篇一一九:105「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,是我路上的光。 」神的話是我們人生的指引,腳前的燈,照亮我們每一步。路上的光,假如一片漆黑,只有一個地方有光,你一定不會背光而走,一定向光而行,那個光就是你的目標。神的話是我們人生的目標,也是我們人生道路每一步的指引,多麼、多麼地重要、寶貴。

神的話也是我們事奉的根據。因為保羅被抓,送到羅馬去受審,他曾經在三個地方分訴,使徒行傳廿二章、廿四章、廿六章。因為猶太人控告保羅傳異端,在廿四章他說:「他們所說那異端的道,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。」保羅按著什麼來事奉他祖宗的神呢?按照神的道。神的道是我們事奉的根據。

以弗所書六章,要穿戴全副的軍裝,敵擋魔鬼、仇敵,才能夠站立得住。所有的軍裝都是防禦性,唯有最後要拿起聖靈的寶劍,就是神的道。只有神的道是攻擊撒旦的武器。在啟示錄也說,「弟兄勝過他,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。」他是指魔鬼。因為主耶穌基督的寶血,讓我們可以得勝魔鬼,還有我們自己所見證的道,神的真理是我們敵擋魔鬼重要的兵器。(下期待續)
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39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