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異恩典(下) 王良玉 2017.11.26
講壇 奇異恩典(下) 王良玉 2017.11.26
讀經:路加福音十五章11~32節

一幅十七世紀荷蘭畫家林布蘭的自畫像,是他剛剛新婚與妻子一起,在一個宴席上,從桌前回頭,撇嘴而笑。你看到他高舉著酒杯,美麗的妻子在他旁邊。他戴著的帽子上有羽毛,配劍在他的身上。這是一個非常喜樂,非常志得意滿,向大家炫耀,自己所謂美好的前程及人生。三十多年以後,1668年在他過世的前一年,他經歷了人生的高峰,又跌進了人生的低谷,妻子過世,幾個孩子小的時候都過世,唯一長到二十多歲的兒子,也是暴斃過世了。他讀了聖經,畫風改變,就畫下了這幅名畫,真跡在俄羅斯的聖彼得堡。這一幅畫叫浪子回頭,這幅畫有幾個人物,重點光線就放在父親彎下腰,他穿的非常的華麗,他的兩隻手放在跪在他面前的浪子的背上,長子側立在旁邊,光線也打在長子的臉上,父親的手是如何放在小兒子的身上,這幅畫所涵蓋的比一篇神學論文更深入。

福音的內涵及深度,無條件的愛從父親那雙手的擁抱宣泄出來。小兒子的腳上的破鞋,跟衣衫襤褸。這是林布蘭把整篇路加福音十五章浪子回頭的經文,融合在這幅畫堶情C我們可能會更深體會神的愛。

浪子一路上都在練習悔罪詞:我得罪天也得罪你,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,把我當做一個雇工吧!這個父親連連跟他親嘴,所以他好像沒有機會講出「把我當成雇工」這句話。父親不但擁抱、接納,而且還叫僕人把上好的袍子給他穿,把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,把鞋子給他穿上,這全部都是兒子身份的確認。然後叫僕人把那個肥牛犢宰了,我們可以吃喝快樂;指定的那頭肥牛犢,是他們精心所養育的一頭肥牛犢,可能是特殊場合要用的,就是那頭,把牠宰了,僕人馬上知道那肥牛犢。我們看到父親的接納,是一個多麼的美好,神的忍耐等候,把祂的子民尋找回來,就像詩篇一0三篇說,我們的神好像父親,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,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。以賽亞先知說: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,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,即或有忘記的,我卻不忘記你。所以,整個比喻的核心,就是漂流世界的浪子,等候浪子歸家的天父。

我們的心很容易漂流,很難約束,心猿意馬。世界的假相,霓紅燈的光彩,把我們的眼目吸走了。世界和其上的情慾,眼目的情慾,肉體的情慾,今生的驕傲,一下子就把我們拉走。我們的心容易漂流,定睛看見上帝的榮耀,定睛才知道祂才是我一生要追隨的對象。

父子就比喻成天父與我們,這就是耶穌比喻的核心,我們都是過來人。擁有是恩典,當然就是指長子。理當歡喜快樂:你的弟弟回來,我的兒子死而復得,失而又得的,理當歡喜快樂。這個小兒子說過:把我應得的給我。他現在回來了,父親說:理當歡喜快樂,沒有計較任何事。但是長子很不高興,他自認自己是一個模範兒子。他說:我服事你這麼多年,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,你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,叫我跟朋友一同快樂。我服事這麼多年的服事,他用的是奴僕這個字,也就是我作牛作馬像奴隸一樣服事你這麼多年。他是長子,如果父親死後要給產業,他是雙份的。他不看這個,輕看自己像個奴隸,把自己當成雇工。他在父家服事,卻把自己當成雇工,矮化了自己的身份。

長子靠近家的時候,聽到有作樂。他就找了一個僕人來問,知道原來他弟弟回來了,父親高規格接待。他生氣了,不肯進門,任性的一面完全表露出來,要父親出來勸。

大兒子嫉妒、苦毒、埋怨,弟弟在外面敗光所有的產業,回到家高規格的接待,他不甘心。他不稱爸爸,說「你」,也不稱弟弟,說「你那個兒子」。前面沒有講娼妓,現在加上娼妓說:你那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你的產業。他看與朋友的快樂勝過他的弟弟回家的歡喜快樂;他沒有為所擁有的感恩,甚至於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。他在心態像奴隸一樣:自己像雇工,然後連羊羔都不給我,你為那個兒子宰了肥牛犢。他沒有把自己的家當作家,也沒有把自己當作兒子,把自己當雇工。

我們是小兒子的過來人,我們也很可能在長子的光景中,都在遠方,都需要悔改。一個肉身在遠方,一個靈埵b遠方,都跟父親疏離,都需要悔改,都需要回家。雇工心態的事奉,是一個失焦的事奉,我們今天在教會服事,不感恩、不知足、愛比較、苦毒、嫉妒、埋怨神不公。可能牧者看到別人的服事,總是沒有看到自己。這樣服事的心態,是輕看耶穌再來的那聲「好,你這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」。那個太久、太遠了,他要的是萬人的掌聲。「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,他們的愁苦必加增。」不是去拜個偶像,而是以別的代替耶和華,你的服事一定不會喜樂;因為你看重的是別的,而不是看重神。雇工的心態完全失焦,有人非常愁苦服事著,還自以為是很不錯,就是所謂的長子。

廿歲的時候,我參加學校團契的冬令會。第一天晚上,聖靈就光照,我一直是表現不錯的,功課也是很好。那天晚上,神讓我看到我好像是一塊滿滿青苔的石頭,在陰暗的樹林堙A青苔上面有很多小蟲子,悠游自得跑著,黑黑地跑來跑去。忽然有人把這塊石頭搬開,手電筒一照,所有的小蟲子因為有光,就非常害怕,四處逃竄。那天晚上聖靈光照,讓我看到我堶惘釩雃h的不義。雖然我已經在團契,覺得自己應該是基督徒,但有很多的不義,驕傲、不饒恕、謊言等等一大堆,就像那些小蟲子,被聖靈光照就嚇到,本相露出來了。

上帝的手在我生命當中破碎、塑造,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冬令會。上帝在我們生命當中祂的手沒有離開我們,祂會在我們身上繼續塑造,讓我們能夠成為合祂心意的樣子。聖靈光照我們,讓我們看到為過去感恩,為我們能成為神家堛漱H更深感恩。

聖經告訴我們,要警醒感恩,不是等到年末,舉行家庭聚會或小組,來數算恩典。從歲首到年終,祂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,祂的路徑都滴滿了脂油。很好,那個感恩很重要,但是警醒感恩,為自己所擁有的感恩。再不濟的光景,再糟糕的環境,只要停下腳步,好好想有什麼可以感恩的,你一定可以找得出可以感恩的事,而且不只一樣。當我們思想奇異恩典,我們很感恩,我們是歸回父家的小兒子,我們曾經流蕩世界,但是我們被主找回來了;我們也被提醒,原來有這麼多,我是珍惜擁有的大兒子。現在有個挑戰,我們願不願意作父親?願不願意學習體貼天父的心腸?在我們的周邊也許有一些人,正等待著我們去關心。有時候拍拍肩膀,有時講一兩句鼓勵的話,有的時候張開雙手歡迎他跟你一起聚會,或者傾聽他不知聽了多少遍的苦水。我們願不願意作父親?神一定不會讓我一直停在感恩的長子,一定還有很多心意,要我們去明白,效法、體貼天父的心:作父親,接納許多的人,回到神的家。(10/22主日證道)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40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