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向山舉目,我的幫助從何而來(上) 陳興蘭 2018.04.22
講壇 我要向山舉目,我的幫助從何而來(上) 陳興蘭 2018.04.22
讀經:詩篇120,121篇

前言:一對猶太夫婦,在香港的暗夜中迷路了。誰能幫助焦慮驚慌的他們,安全地回到下榻的酒店?

七年前,我住在香港,過著早出晚歸的日子,每天一大早,我們夫婦搭火車到中國神學研究院,各自研究寫作,到了晚上九點半,我們才手牽手,走九十分鐘的路,回到住處。我們所住的訪問學者宿舍,靠近九龍地鐵站走路約三分鐘的地方。當地環境非常混亂,因為正在興建從九龍通往廣州的高速鐵路,因此那堿★閉O一片大工地。由於工程進度天天都有進展,工地圍籬也就不斷改變,因此讓當地居民通行的人行道,每週都不一樣,外地人不敢靠近,尤其到了夜晚一片漆黑,只有當地居民才熟門熟路,知道如何出入那又亂又複雜的地區。

有一天,我們整天的研究寫作,出奇地順利,到了晚上九點,竟然都告一個段落了,於是我們決定提早半個鐘頭走路回宿舍。快到家的時候,在四下昏黑的環境中,我們聽見後面有人用英語向我們問路,那英語帶著濃烈的中東口音,我們轉身,看見的是一對五十多歲的中東夫婦,在潮濕高溫又悶熱的香港,那位男士竟然穿著西裝,打著領帶,那位女士穿著黑色小禮服,腳上還踩著高跟鞋,這兩個人熱壞了,累壞了,也嚇壞了,那模樣真是狼狽,我猜想他們大概是看到我們夫婦走路手牽著手,絕對不會是壞人,才敢向我們問路。

我們一看就知道這對觀光客剛參加完宴會,卻走錯方向,迷路了,他們應該往香港方向,走到尖沙嘴天星碼頭,然後搭小渡輪回香港,可是卻走了相反方向,竟來到九龍這個建築大工地。我們熱心地指示他們向前走:只要穿過前面那個複雜的地下道,再走一小段路,就可去到九龍地鐵站,然後搭地鐵,穿過維多利亞港,就可平安回到香港。他們匆匆道謝後,就急著趕路去了。

當我們走進那四通八達的地下道時,發現他們在查看牆上的地圖,走不出那錯綜複雜的地下道,他們又被困住了,因此我們主動表達願意領路,邀請他們跟著我們走,必可以順利抵達九龍地鐵站。走出地下道後,他們夫婦就跟在我們後面,繼續前行,路愈走愈漆黑,環境愈看愈紛亂,不久,我就聽見他們夫婦在我們後面大聲吵架,懷疑跟錯了人,走錯了路。啊!好熟悉的語音語感,他們使用的語言竟然是當代希伯來語,原來他們是以色列人。我轉過頭,用英語對他們說,「你們是以色列人啊,你們在說當代希伯來語啊!」他們緊張地叫了起來:「妳怎麼知道哇?」,我笑著說:「我學過一點點呀!」。他們驚奇地問:「誰教妳的?」,我用手指了指我先生,「是我先生教我的呀,他是教聖經希伯來文的!」那位女士開心極了,告訴我們,她的父親是以色列的拉比,對聖經上的一點一劃,都瞭若指掌,三個月前才剛過世,享壽九十八歲。

我們四個人,忽然變得一見如故了起來,於是這位猶太女士跟我先生走在一起,一面走,一面問,企圖探探我先生希伯來文的底,我則跟這位猶太男士走在前頭。這位猶太男士用英語對我說「謝謝你們幫助我們!」。我心想「啊!為什麼要謝我們呢?應該感謝上帝才是!」於是,我決定給這對今晚飽受迷路之苦的猶太夫婦壓壓驚,讓他們雀躍起來。我用希伯來語對他說「我要向山舉目,我的幫助從何而來?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!」〈詩一百廿一1〉

這位猶太男士驚訝地大叫起來,回頭對他的妻子喊道:「太太,她會背我們的聖經!」。我笑著對他說:「不但會背,還會唱喲!」。於是,我唱了一首希伯來詩歌:「保護以色列的,不打盹,也不睡覺!」〈詩一百廿一4〉這首詩歌是全世界所有猶太人,從小就能朗朗上口的舞曲,因此這位猶太男士跟著我大聲地唱起來,我先生和那位猶太女士聽見這首熟悉的曲子,也跟著大聲地唱了起來!

我們四個人一面走,一面唱,一遍又一遍地唱,「保護以色列的,不打盹,也不睡覺!.....」,我們踏著輕快的腳步,歌聲迴盪在九龍黑暗的夜空。乘著歌聲的翅膀,很快地,我們到了豪華又明亮的九龍地鐵站;這位猶太弟兄朗誦了一首希伯來現代詩,表達對我們的感謝:「神的百姓在黑夜中迷了路,神派天使為他們引路!」,我們四個人會心地微笑起來!

當我們陪著他們搭乘很長很長的電扶梯,往底層收票閘口時,這位猶太男士遞出一張名片,希望我們下一次去特拉維夫時,務必要去他的店裡看看,跟他們夫婦聚聚。我們看了看名片,哇!原來他們是賣鑽石的珠寶商人,他們是來香港參加世界珠寶展的。

兩個神的子民,在香港的暗夜中迷路時,神立刻調兵遣將,派遣兩個基督徒,為他們引路。因此我們恍然大悟,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整日的研究寫作,那麼順利的原因,神能興起萬事萬物,為愛祂的人效力。

我們今天講道的題目是:我要向山舉目,我的幫助從何而來。這題目,出自上行之詩,詩篇121篇第1節。可是要讀懂詩篇121篇,那就先要讀懂它的時空背景,因此我們先來講解詩篇120篇,上行之詩的第一首。

詩篇120篇的作者,是一位神百姓在苦難時代的代言人,藉著一首詩,道盡神的百姓散居天下,無國無家,寄人籬下的悲哀與痛苦。由於生活習慣,信仰對象,人生觀,價值觀,跟當地人迥然不同,屢屢遭人陷害排擠,內心驚恐害怕,卻又無法自救。困苦至極,性命難保之際,誰能救他們出黑暗入光明呢?神百姓所遭遇的苦難,後來是如何化解的?苦難過後,痛心疾首的他們有何省思?作何抉擇?

一、寄人籬下太驚恐〈詩一百廿篇〉
1、屬天身分神記念---神在約中在乎你
「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,祂就應允我。」〈1節〉神的百姓雖然無國無家好悲哀,但是他們還有神,他們的身份是神的子民,與神之間有約的關係,雖然世人輕蔑他們,神卻重視他們,在乎他們。也就是說,當我們選擇以耶和華為神,單單敬拜祂,專心跟隨祂,祂就以我們為祂的子民,這「約」的關係,神很在乎,神是守約的神,祂以立約之愛,善待我們這些向祂守約的百姓,神關心我們的際遇,垂聽我們的禱告!

弟兄姊妹,我們一定要記住,我們是信靠神的人,因耶穌基督的緣故,我們的身分是神的兒女,人生在世,難免遭遇挫折橫逆,難免碰到天災人禍,難免遇見大而可畏,似乎過不去的難關;然而,神是我們的避難所,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,神在約中在乎你,你的哀號神聽見,祂極重視你開口向他所求的。

2、致命急難神翻轉---神將你放祂心上
「耶和華啊,求祢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,和詭詐的舌頭。」〈2節〉詩人在死亡邊緣時向神控訴,那想置他於死地的武器,竟然是說謊之人的嘴唇,竟然是那搬弄是非的舌頭!惡言能傷人,惡言能害命。暗地的中傷,公然的毀謗,都會要人命的,真是令人戰慄!淪為奴隸的約瑟,曾被說謊的嘴唇誣陷,被下在監獄中!貴為宰相的但以理,也曾被詭詐的舌頭陷害,被丟在獅子坑裡,神的百姓因謊言的傷害,吃盡了惡人苦頭。守約的神垂聽禱告,出手搭救,以行動拯救向祂守約的子民,讓這位飽受驚嚇的子民死裡逃生。

「以色列人要說,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,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,當人起來攻擊我們,向我們發怒的時候,就把我們活活的吞了!......。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,祂沒有把我們當野食交給他們,我們好像雀鳥從網羅裡逃脫。網羅破裂,我們逃脫了!我們得幫助,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華的名!」〈詩一百廿四1-8〉

是的,神把屬祂的人放在心上,我們的事,就是神的事!

二、毀滅之災誰造成
1、所受傷害神在意---神在鑒察人世間
「詭詐的舌頭啊,要給你甚麼呢?要拿甚麼加給你呢?」〈3節〉死裡逃生後,詩人痛心疾首且又氣憤難當,然而無國無家的亡國之人,卻因寄人籬下,敢怒不敢言,只好訴諸上帝的審判。

耶和華的眼目,遍察全地〈代下十六1〉
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,祂的慧眼察看世人〈詩十一4〉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,都是赤露敞開的〈來四13〉
我舌頭上的話,祢沒有一句不知道的〈詩百卅九4〉原來神在鑑察人世間,斷不以有罪為無罪!

2、害命冤屈神追究---神以公義來裁決
「就是勇士的利劍,和羅騰木的炭火」〈4節〉那些肆無忌憚以惡言害人的人,應當受到最嚴厲的制裁!出言傷人的人,就當被傷,出言毀滅人的人,就當被毀滅!勇士的利劍,能刺穿頑強的敵人,羅騰木的炭火,能熊熊燃燒,是烈焰長久的炭火!詩人在義憤填膺中,說出了惡人必會有的下場。(下期待續)




這篇文章來自 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NKEC on WEB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

來源網址:
http://www.nkec.org.tw/group/html/modules/sections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d=41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