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聖經看神蹟(下) 饒孝楫 2014.10.05

講壇 從聖經看神蹟(下) 饒孝楫 2014.10.05
讀經:哥林多前書一章22~24節


(四)福音書沒有鼓勵求神蹟
福音書中間,也從來沒有鼓勵信徒求神蹟,除了一處,可十六 16「信而受洗的,必然得救;不信的,必被定罪。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,就是奉我的名趕鬼;說新方言;手能拿蛇;若喝了甚麼毒物,也必不受害;手按病人,病人就必好了。」我再問一次,信耶穌的人請舉手,請問有神蹟隨著你們,手能拿蛇、喝了毒物也不受害,手按病人,病人的病就好了,有這樣的經驗,請舉手。怎麼都沒有?這媦g著「信的人必有」,是肯定的語氣,為什麼我們都沒有呢?聖經錯了,還是我們做錯了?馬可福音十六章9~20節,沒有與其他福音書一樣同等的權威性。我今天站在講台敢這樣講,不是隨便講,全本聖經只有這一段,他的權威性是要稍微考慮,不是說他錯了,而是馬可福音是第一卷福音書。當代是沒有紙張印刷,以色列的書都是羊皮卷,刻在羊皮上,中國古代還沒有紙張時是刻在竹卷上,罄竹難書,以色列人的書是刻在羊皮上,但羊皮沒有那麼長,必須一段一段接起來,讀的時候,是一邊讀一邊捲,希伯來文跟中文一樣,從右邊往左邊唸,讀到馬可福音最後一章時,因為羊皮都是接起來的,所以很容易掉,當時都是抄寫在羊皮上,最後一卷常常會鬆脫,最後就遺失了,當代的人就用記憶寫下來,這媬糷F嗎?沒有錯,而是這是初期教會使徒們的經驗,所以他們會誤以為所有的人都要這樣子,所以有這種筆誤,因此9~20節不是絕對性的權威,只有這幾句,其他沒問題,因為有其他福音書佐證,16~18節沒有其他福音書佐證。

  好多比較靈恩的教會,會說信的人會說方言,就一直說方言。我問:你怎麼不行神蹟、不拿蛇?我在大學唸書時,住在台南基督教的營地橄欖山;那埵釵n多種蛇,我打死過三種毒蛇,龜殼花、眼鏡蛇、雨傘節,死了以後我敢拿,活著時我才不敢拿;喝了毒物也不受害,這不是我們普遍的經驗,這是第一世紀的聖徒、使徒,寫聖經的那些人,他們有神蹟奇事的經驗,不是普世的、萬世的、所有的基督徒都有這樣的經驗。只要你去看NIV或者更新傳道會出版的聖經尋道本,這些都是非常權威的聖經版本,還有我很佩服的呂振中弟兄所翻譯的新約新譯修稿,他在70年前,一個人翻了新約聖經,翻譯的好的不得了,有些地方比和合本翻的還要好,完全根據原文,那堶掖ㄕ陬鸗恁A9~20節沒有最高的權威性,所以不要拿這節聖經,來作一個絕對性的教導,可能是相對性的經驗。

(五)耶穌否定行異能的惡人
  耶穌甚至否認那些行異能神蹟的人。將來有一天主耶穌再來時,有人跑到主耶穌面前說:看哪!我不是奉祢的名行異能。耶穌說:你們這些作惡的人,離開我,我不認識你!行了神蹟奇事,又不是報假帳,居然耶穌說:我不認識你。不要看外在做多少了不起的事,要看我們的生命,是否隱藏在耶穌基督堙A順服祂,跟隨祂,不斷的仰望祂。

(六)假先知、假基督、撒旦可以行異能
甚至耶穌和保羅都說了好多次,將來有假先知、假基督,甚至撒旦的運動,他們可以行大神蹟,連選民都迷惑了;不要受神蹟的影響,要看聖經堶惚蝏羷蚽威搳C
四、最偉大的神蹟是耶穌從死奡_活。

(一)四福音用最大的篇幅,講耶穌基督的復活。
其實,聖經堶惕i訴我們:最偉大的、榮耀的神蹟,就是耶穌從死奡_活。假如你不相信耶穌從死奡_活,若不寶貴耶穌復活,那個信息及真理,其他的神蹟奇事,對你我來說,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價值。因為四福音用最大的篇幅,講論耶穌基督的復活。

(二)初期教會,傳講的核心是耶穌基督復活。
因為初期教會,信徒們傳講的核心就是耶穌:你們將那義者殺了,神卻叫祂從死奡_活,我們都為這事作見證。使徒行傳遍佈了這樣的信息。

(三)書信強調耶穌基督復活
保羅和其他的聖經作者,在他們的書信堙A大篇幅的講論耶穌復活,強調耶穌基督的復活。若沒有耶穌基督的復活,就沒有基督教,就沒有信仰,我們今天什麼都沒有,教會也沒有了,我們今天的存在,就是因為耶穌基督復活,所帶出來的結果。求主讓我們緊緊的抓住,耶穌基督復活的信仰,使我們有死奡_活的生命,和將來身體復活的盼望。

宇宙的創造是最大的神蹟
  雖然如此,廿一世紀,上帝還會不會行神蹟?當然會。神蹟就是上帝超越自然律的作為,除了耶穌復活,我認為範圍最大的神蹟,就是宇宙的創造,那是上帝的作為。我們現在改變上帝所創造的律看作神蹟,而不把上帝創造宇宙和自然律的創造看作神蹟,這對嗎?這樣敬畏上帝嗎?還是輕看上帝的作為,好像沒有神蹟就不對了,就顯不出上帝的榮耀;創造才是上帝更大的榮耀,自然律才是上帝更偉大的創造,為了某些特殊的需要,上帝偶而改變自然律。

  為什麼我們不覺得上帝創造的自然律是神蹟?因為天天發生,所以我們覺得沒什麼。要偶而發生才了不起,這是錯誤的觀念;我們每天吃白米飯,綠色的青菜,紅色的肉,五顏六色的水果,吃到我們的肚子堙A然後我們的胃就消化,腸子就吸收,最後變成了血液、神經系統、骨骼、肌肉、細胞,全身的組織、器官。我們覺得沒什麼了不起,這是多麼偉大的生化系統;你能造個機器,把米、菜、肉、水果倒進去,血管、神經就都跑出來?假若能造,不知要多大的機器,可是上帝卻造了我們這樣小的系統,放在我們身體堙A每天不停的工作,讓我們的生命延續,我們卻說這沒什麼了不起,要改變才行。為什麼要改變?改變才沒什麼了不起,維繫這樣的系統,而且一直下去才了不起;上帝的創造和祂的自然律,是最偉大的神蹟。

  上帝現在不多行神蹟,其實我們的教會就是神蹟建立的。吳勇長老在70年前就罹患癌症,醫院要給他開刀,肚子一剖開就又縫起來,因為全都長滿了癌細胞,頂多活三個月;吳勇長老說,他要去禱告上帝;醫生說:你禱告上帝會醫治你,我就從我的醫院爬到你的教會去信耶穌。好多人在陽明山陪伴吳勇長老禱告,三個月下來再去看醫生,他全身的癌細胞全都消失。那時候,吳勇長老就開始我們教會的服事,那時他才廿多歲,傳道60多年。今天我能夠信主,就是因為神的道。

  我個人沒有什麼神蹟奇事,也沒有恩賜行神蹟;不過我為人禱告有四次,病就得到醫治,類似神蹟。我傳道快50年,平均十年才一次,而且誠實的說,我為很多人禱告,他們都死掉了;因為他們都病入膏肓,醫生宣佈只能活幾天;所以家屬請我去作安息禱告,希望他們安息在主懷中,平安、穏妥沒有痛苦,主也聽這樣的禱告,希望活著的每一天,都抓住神的真理、神生命的道。上帝給神蹟,感謝祂;上帝不給神蹟,也感謝祂;千萬不可亂求神蹟,聖經論神蹟不是隨隨便便、馬馬虎虎。

  我要謝謝教會替我們傳達了許多的禱告信,好多弟兄姊妹也為我們禱告,特別是師母,過去的半年生病,幾乎在死亡的邊緣,神還拯救、醫治。三月時,師母身體非常虛弱,喘的不得了,躺下去就不能呼吸,坐著勉強呼吸,心跳到120下。我們去看黃天祥醫師,他是東門長老會的會友,一位非常有名的教授醫師;他替師母看甲狀腺機能亢進,怕是甲狀腺機能復發;但是沒有預約,要加掛;他說:沒辦法,因為12點要開會,先趕快到急診室,急診室也可作檢驗,假如發現甲狀腺機能復發,急診室也可以開藥。我們就趕快到急診室,急診室立刻幫師母作了很多檢驗。不過,台大急診室能不去,就不要去,像菜市場一樣,連坐的地方也沒有,都坐在走廊等。結果,醫生說沒有甲狀腺機能亢進,要我們回家;我說,她躺下去不能呼吸,坐著喘的這麼厲害,心跳120,她會不會缺氧!醫生說:也有這種可能,我給她氧氣好了!三個鐘頭後比較緩和,就回家了;台大急診室,重症患者非常多,師母的問題比較看不出來,就回家了。當天晚上十點鐘時,我忽然發現師母不在身邊,嚇了一跳,發現她昏倒在浴室,我問她怎麼昏倒在浴室,師母也說不知道。第二天黃天祥醫師還有門診,我們就去加掛,我跟黃醫師說,急診室檢驗都沒問題,而且也照了X光片子;黃醫師打開電腦看了X光片子以後,要我們趕快住院,因為心臟衰竭,肺積水已經非常嚴重。他說:感謝上帝,台大心臟衰竭科的何奕倫醫師,今天下午也有門診,假如心臟有問題一定要去找這位何醫師,就在我的旁邊。黃醫師就把我轉診過去,何醫師一看到X光片子,就說:太嚴重了,急診室的醫生怎麼沒有發現,要緊急住院,只有急診室才能安排住院,就要把師母轉到急診,因為在那堣~找得到病床,你不要害怕,我寫下所有的處理步驟,急診室看到我的名字,一定會按照我的要求去作。我們就到急診,他們一看是何醫師:就說沒問題,我們一定按照這個步驟。他們就給師母急救,打強心針;那個時候我就埋怨上帝,我說:主啊!昨天的醫生這麼糊塗,連個肺積水都看不出來,黃醫師一看就看出來,心臟衰竭連肋骨都看不到,因為心臟腫大快要爆裂了,他們竟然沒有看見。忽然之間,聖靈光照我說:不可以埋怨,因為聖經堶掩﹛A要凡事謝恩。我趕快說,主啊!我不該埋怨祢,我感謝祢!謝什麼恩呢?拖了一天,還昏倒在浴室。上帝也光照我,要感謝主;假如昨天急診醫師發現,立刻急救很危險,第二天就可以看到何醫師的急救步驟。醫師給師母打了強心針,每一小時5cc;沒有辦法自動打,用兩個儀器打,一個每小時2cc,另一個每小時3cc,就這樣打了11天;何醫師說,假如多打個2cc,心臟就會受不了,立刻爆掉,假如打的不夠,心臟救不回來,何醫師是根據自己的經驗,給師母最好的處置;我就跪下來感謝主,讓昨天的急診醫師看不到這個問題;好像以色列跟亞蘭軍打仗,大軍壓境,以利沙禱告使亞蘭軍眼睛都迷糊,什麼都看不見,亞蘭軍就打敗了;神叫急診醫生看不見,這真是奇妙的事,然後我們才能看何醫師;經過11天的急救,恢復了師母心臟稍微的功能。其實在一年之內,心臟還要慢慢修復,因為損害地非常嚴重;兩個禮拜後師母就出院了,感謝主,我的聚會就沒有耽誤。四月初,我到美國講道,只有三天,現在到美國講道都是五、六、日三天,然後就回來了,飛機兩天,一共五天;我回來後,師母就跟我說,她又因為腎衰竭緊急急診,因為心臟衰竭要控制水分,控制的太少,結果腎臟中毒,幾乎要換腎;我問怎麼發現的?因為師母出院時,台大有遠距照護,給了師母四個儀器回家,每一天早上、晚上各量一次,然後透過雲端傳到台大醫院,醫生在醫院就可監測師母的狀況,一直都正常;我不在的那個禮拜六下午,醫院打電話來問,為什麼血壓沒有傳過來;師母說已經傳了,每一次四種資料一起傳過去;醫院說其他都有,只有血壓沒有資料,要師母重傳一次,結果一量40、60,太低了,再量一次,還是40、60;醫生要師母拿家中的血壓計再量一次,結果還是40、60,醫師要師母到急診緊急住院,因為師母的腎已經完蛋;還好女兒在家陪她,台大醫院的急診室只有一個ICU病床,結果師母就住進唯一的ICU的病床;整個房間就只有一張床,每十分鐘測量一次,一天之後,終於恢復腎臟功能,腎臟衰竭救回來了。我回來聽到,跪下來感謝主;因為假如早上傳過去的資料是正常的,下午醫生就不會打電話,等到晚上已經來不及,醫生說,再晚半個鐘頭,師母就會因為腎中毒死了。我不得不讚美祂,這不是神蹟,但是,是wonder式的奇蹟。上帝的保守、眷顧,也許要我們的生命作什麼,只有一個目的,要為祂作見證,要服事祂;所以,師母等到六月,已經達到三個月,就立刻恢復她的事奉。我們的時間有限,不知道還有幾次,神要存留我們的生命,若不全力以赴來為祂作見證。當然,我們也要保護我們的身體,因為身體是聖靈的殿,為祂作見證、事奉祂,是我們活著、存在唯一的目的。無論你在作什麼,什麼職業,什麼身份,什麼情景;求主讓我們注意的不是神蹟,注意的是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,和我們為這事作見證的榮耀和美好。
(九月14日第一二堂主日證道)
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