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新的一天(上) 陳興蘭 2015.03.01

講壇 又是新的一天(上) 陳興蘭 2015.03.01
讀經:詩篇一百四十七篇


前言:昨天下午風和日麗,我到沅陵街去採買年貨。短短一條街,街道兩邊商家的騎樓外,擠滿了各式各樣的攤販,連狹窄的道路當中,也擺了一排攤位,大批人潮試吃、搶購、挑東揀西,熱鬧滾滾,然後大包小包滿載而歸。要過年了,這種物阜民豐的感覺真好!

過去我一直以為,每年農曆大年初一,就是我們傳統上認定的,新的一年之始,也就是說,我以為要到2月18日除夕夜過完,甲午年才算結束,2月19日正月初一春節,乙未年才開始;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,十一天前,我赫然發現,2月4日那天,就是中國農曆廿四個節氣中的第一個節氣—立春,從那天上午十一點廿三分時開始,春天就已經來到;也就是說,在我還沒覺察的時候,多災多難的甲午年早都走了,新的乙未年,已經開始好多天了!

甲午年走了,它到哪裡去了?這個問題您想過嗎?這種問題我在40多年前就想過了,那是怎麼一回事呢?我印象好深刻,那是民國61年12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,將近中午時分,我從學校下課回家(那時我是一個大學一年級的學生) ,快到家時,都會經過一所幼稚園,我跟往常一樣走進幼稚園,把我小妹牽回家。回到家,幫她把幼稚園圍兜脫下來的時候,她忽然問道「民國61年走了,它到哪裡去了?」我愣了一下,心想:該怎麼回答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呢?我小妹,是我們家第九個小孩,我們相差13歲,從小是我抱大的,我常在許多個哭鬧不停的深夜裡起來抱她哄她,一抱就抱到天亮,我幫她換尿布,洗尿布,我逗弄她笑,我教她牙牙學語,教她走路,教她唱兒歌,教她數阿拉伯數字,教她畫畫寫字,教她背唐詩,在她小小的心目中,四姊是最疼愛她的人,她有任何不懂的事情,就找四姊問問。

「民國61年走了,它到哪裡去了?」為了回答她,我迅速搜索腦海中的記憶,想要快快找出答案。那時,我的思想立刻浮現西洋哲學史中,奧古斯丁關於時空的論述,奧古斯丁說「現在吞噬了過去!」。啊,不行不行,小妹妹才六歲喔,哪裡會懂「現在吞噬過去」這種天馬行空的說法?我繼續思索著,啊!我上小學的時候,曾唱過一首兒歌「西風的話」,歌詞這樣說「去年我回來的時候,你們剛穿新棉襖,今年我來看你們,你們變胖又變高!」,嗨喲,不行不行,小妹妹太小了,哪裡會把變胖又變高,跟民國61年聯想在一起呢!

我飛馳地思索著。哦!我初中國文課讀過一篇朱自清的文章,題目是「匆匆」,其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:「聰明的,請你告訴我,為什麼我們的時間一去不復返呢?是有人偷了它嗎?」唉呦,不行不行,六歲小童,哪裡會把時間消逝跟「偷」這個奇怪的用字連載一起呢?

頓時,我陷入迷惘,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的小妹妹;而我媽正在屋裡側耳而聽,她也想知道答案。於是我問她「妳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呢?」她天真的回答:「我們老師說,民國61年走了,我們跟它說再見!」,說完她轉身去玩玩具去了,我忽然變得煩惱起來,「民國61年走了,它到哪裡去了?」我小妹的問題,變成了我心中揮之不去的問題。

星期天早上,我帶著困擾來到教會。主日崇拜結束人潮散去,我看見我們大專團契的輔導還在那裡,於是我懷著求問的態度向我的輔導請教:

「阮哥哥,民國61年走了,它到哪裡去了?」真沒想到,這位大學教授聽完了我的問題,竟然「嘿,嘿,嘿,嘿!」笑起來,轉身走了!可是,「嘿,嘿,嘿,嘿!」是答案嗎?

我瞥見另一位輔導走了過來,他也是一位大學教授,我懷著追尋真理的心問道:「蘇哥哥,民國61年走了,它到哪裡去了?」真沒想到這位輔導聽完了問題,竟然「嘻,嘻,嘻,嘻!」笑了起來,轉身離去!可是,「嘻,嘻,嘻,嘻!」是答案嗎?

沒有人回答我的問題,於是,我決定寫一封信給一個在軍中任職的弟兄。在我的認知裡,他很聰明,很能夠跟比他年幼的弟兄姐妹談成長中的各種疑難雜症。果然一個星期過後,這位弟兄回信了:「我真沒想到會跟一個六歲的小孩談時空的問題,就這樣告訴她吧:『上帝收取了我們的昨天,賜福我們的今天,預備我們的明天!』 」啊!有了答案,我的心,平靜了下來。

今天我們要從詩篇147篇來看:上帝收取了我們的昨天,不管我們的昨天是志得意滿、成功輝煌;還是充滿眼淚與失敗,都過去了,上帝都收取了;我們還要來看,上帝賜給我們恩典滿滿,福杯滿溢的今天;我們更要來看,上帝指導我們如何正確迎向每一個燦爛的明天!

詩篇147篇是一首哈利路亞詩,以哈利路亞起首,又以哈利路亞結束,「哈利路亞」是希伯來語,意思是:你們要讚美耶和華!第二人稱,複數,命令語氣,強力動詞,因此,說「哈利路亞」的時候,要用呼喊的聲音由衷說出。

作者是誰呢?他是一位飽經憂患,歷盡滄桑的亡國奴,世界上最可悲、最傷心的人,莫過於國破家亡、被擄外邦,賣為奴隸的天涯淪落人。公元前586年,巴比倫帝國圍困猶大國的首都耶路撒冷,他們攻破了耶路撒冷的城牆,焚燒了耶和華的聖殿,奪取了聖殿中的器皿,和王宮中的寶物,並且將猶大國的君王、貴族、戰士、知識分子、木匠、鐵匠,所有社會菁英分子,都擄掠到巴比倫去,猶大國滅亡,400年前大衛創建的大衛王朝,徹底毀滅了。神的百姓淪為俘虜,被迫遷往巴比倫去,他們被銅鍊拴著,被繩索綑綁,衣不蔽體,頭髮剃光,在烈日下的崎嶇道路,走向令他們恐懼顫慄的巴比倫城。到了巴比倫,在陌生的環境中他們遭受奴役,從事血汗勞動,筋疲力盡,苦不堪言!更悲慘的是,巴比倫人不時地侮辱猶大百姓的信仰,嘲諷神百姓所敬拜的神,以致他們心中傷痛,眼淚汪汪。

詩篇137篇記載了神的百姓,在信仰上所遭受的凌辱:「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,一追想錫安就哭了。我們把琴掛在那堛漪h樹上;因為在那堙A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,搶奪我們的要我們作樂,說:給我們唱一首錫安歌吧!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?耶路撒冷阿,我若忘記妳,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!我若不記念妳,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,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!」(詩一百三十七篇1~6)

這群淪為奴隸的天涯淪落人,內心十分想家,渴望有朝一日能夠回到耶路撒冷,然而他們回得了家嗎?他們曾經犯罪作孽、不公不義、拜偶像、得罪神,以致國破家亡,妻離子散,這種人還有機會回到自己的家鄉嗎?被摧毀的聖殿重新建造得起來嗎?被拆掉的城牆有沒有重建的一天?

今日,在世界各個角落,幾十億人口中,許多悲傷的心靈,也在問同樣的問題:過去錯誤的判斷與抉擇,可以重新來過嗎?破碎的家園,還有機會重建嗎?失散的親人,還找得回來嗎?破鏡,能夠重圓嗎?覆水,能被收回嗎?失敗的事業,還有沒有東山再起的可能?少壯不努力,蹉跎掉的寶貴時光,追的回來嗎?走入歧途的浪子,回得了頭嗎?憂傷痛悔,改過遷善,會不會太晚了?剛愎自用,自以為是,所造成的破敗人生,還能重整旗鼓嗎?對不起人的那種惡行惡狀,所製造出來的人際撕裂與疏離,怎樣才能消除?往來傳舌,搬弄是非的惡言惡語,對別人造成的拆毀與傷害,怎樣才能補償呢?此時此刻,自食惡果,身心俱創的我,還能再做個好人嗎?在這絕望無情的世界上,有誰不嫌棄我,再給我一次機會,讓我從新來過呢?

感謝神,祂是「再一次給人機會」的神!請跟我說:神是再一次給人機會的神!憂傷痛悔的心祂不輕看,真心悔改來到神面前的人,神樂意賜恩典,神願意再一次給他機會,讓他重新來過,做新造的人,擁有新的人生!神不使人失望!

神的百姓被擄到巴比倫七十年後,時代變了,巴比倫帝國滅亡了,神的百姓可以堂堂正正地回家了!他們歡欣若狂,高聲讚美神,表達內心對神的感謝:「你們要讚美耶和華,因歌頌我們的神為善為美,讚美的話是合宜的」(1節)黑夜過去了,天亮了,神的百姓歡歡喜喜迎接新的一天! (下期待續)
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