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指標(中) 饒孝楫 2015.05.03

講壇 生命的指標(中) 饒孝楫 2015.05.03
讀經:約翰福音十二章20~26節


歷世歷代的眾教會,有好多是犧牲生命,抛頭顱灑熱血,真地為主殉道。我們教會有24個分堂,從最早的許昌街開始,那時人很少。六十多年前,剛剛開始時,人數是個位數,現在應該超過五千人,怎麼可能變成這麼多?這麼長進?這麼擴大?這麼興旺?是因為有人埋下去,付出代價。一粒麥子埋在地裡死了;對耶穌而言,是真地死在十字架上,對我們而言未必見得,有的也真地為主殉道;但不是每個人都為主殉道,我們今天的環境,也不需要死,這個死是一個放棄自我。

吳勇長老獻身
我還記得吳長老當初開始許昌街團契,他的聲音好的不得了;我最懷念除了他的信息之外,就是他的聲音。我從來沒有聽過一個人的聲音可以那麼好,500個人唱詩,他坐在中間,你可以聽到吳長老優美、渾厚、充滿了共鳴的聲音,感覺餘音繞樑三日不絕。吳長老廿多歲,原準備到美國紐約大都會去演唱,上帝呼召他放棄職業,出來作傳道。起初他不願意,後來他得了癌症,到醫院去治療;醫生開刀,把他的肚子剖開,就縫起來了;因為整個腹腔都長滿了癌。醫生說,最多三個月。吳長老說要到陽明山禱告上帝。醫生說:這樣的癌症,你的上帝若是醫治了你,我從醫院爬到教會信耶穌。結果一群人到陽明山禱告,吳長老在死亡邊緣蒙神的拯救。三個月下來再去檢查,所有的癌細胞全部消失,那是一個奇妙的神蹟;可是,醫生也沒爬到教會來信耶穌。就是因為有人為主捨命的心情,很多的子粒就結出來了。吳長老那個時候傳福音,我的媽媽就是聽他講道信主的;我那個時候才初中,吳長老到我們教會來佈道,上百人決志,跪在台前,痛哭流淚地悔改,那個地上都是溼的,因為流淚滿地都是水。聖靈的工作這麼強,因為他真地經過死蔭的幽谷,將整個生命都獻上。有哪一個工作,不是有用捨命的心情來服事而建立起來的?

校園團契
我在校園團契服事,今年已經五十年,從廿七歲到今年七十七歲,整整五十年;我就是一粒麥子落在地埵漱F、而結出的子粒。當我還在大學讀書時,校園團契建立了;我也是到了大學時,才真正決志歸主。初一時,我媽媽就信了耶穌;我、弟弟和妹妹從小就被逼到教會。可是,我是教會中的浪子。我討厭到教會,聽不下道,就跟媽媽說:我願意犧牲在家看門。我媽媽說鎖門就可以,又把我逼到教會。我在教會混了六、七年,一直到大學,在校園團契決志信主。那個時候,帶領我們的是查大衛牧師,還未按牧,我們都叫他查弟兄。他在2011年被主接去,我非常非常的懷念他,是他建立了校園團契。

大學生獻身
他原來在中國大陸東吳大學讀書。抗戰時期,所有的大學生都跑到大後方,聖靈就在大後方的大學中間運行工作,許多團契就建立起來,有很多美好的見證。1945年七月初,在重慶南山就舉行了,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,全國大學基督徒夏令會;有167人參加,好多人獻身。八月日本投降,還都南京。1947年在南京舉辦第二屆全國大學基督徒夏令會,500多位大學生參加,查大衛弟兄是其中之一,有100多位獻身。

神學裝備
查弟兄大學畢業,中國分裂,就跟著父母來到台灣。那時,他剛剛大學畢業,已經決志獻身,就想要讀神學。當時,台灣只有二間神學院,一個嶺頭神學院,一個台南神學院,都是屬於長老會,說台語,他一句都聽不懂。所以,他很著急,就跟浸信會的宣教士說:我剛大學畢業,蒙了神的呼召,願意事奉主,我要受造就、受訓練,但是這兩個神學院講台語,我聽不懂,不能讀。那位宣教士很有眼光,馬上就跟香港浸信會連絡,討論是否為這位大學生創立神學院;於是,創辦了浸信會神學院。

浸信會神學院第一屆只有幾個學生,查大衛是其中之一,另外一位是唐佑之牧師;他是中國教會舊約的權威、希伯來文的權威,後來在美國的神學院作教授。查大衛畢業之後,就被派到浸信會懷恩堂,與周聯華牧師一起牧會。有很好的宣教士,為主創辦了神學院,可是也有不好的宣教士;竟有位宣教士對查大衛弟兄說:你的牧區就在教會,你不可以到台灣大學的校園工作,因為那是我們美國宣教士的地盤,你不可以來。查弟兄想,當初我在大學的校園中看見聖靈的工作,風起雲湧,到處都是學生團契,現在我無法到台大校園,建立學生團契,就非常難過、著急。

艾德理
查弟兄聽到艾德理牧師來到台灣,興奮的不得了。因為艾德理在抗戰時期,在大後方做學生工作,在大陸受過他的幫助和造就。艾德理是英國人,劍橋大學畢業,加入內地會,被派到河南傳福音;他一口河南話,閉著眼睛聽他說話,會以為是河南老鄉。他熱愛中國,就向學生傳音,後來被抓關在監牢。1952年被釋放,所有的宣教士通通被趕出中國;他到了香港,就決定要在大陸以外地區,推動學生工作。聽說台灣有一些宣教士開始學生工作,他就來到台灣。但他非常注重本土的福音工作,希望有中國人起來做,而不只是外國宣教士。

溫柔的戰士
查弟兄聽說,艾德理坐火車到台南看魏德凱牧師。魏德凱牧師是我在成大時的輔導,對我的一生有很大的幫助。前不久校園才出版了魏德凱牧師的傳記,書名叫作溫柔的戰士。他為主打戰,真是不得了,但是非常的溫柔。我若形容魏德凱牧師,只有一句話:他好像耶穌。我跟他一起那麼多年,發現他從來沒有發過脾氣。甚至有一次有人拿槍威脅,要搶他的錢,他說:你把你的槍收起來,你把我打死了,也要受法律的制裁,不值得,而且我沒有錢。魏牧師就勸那位拿槍的人、愛他、照顧他,最後,那人痛哭流淚地悔改。我們稱魏牧師為溫柔的戰士。

獻身學生工作
既然艾德理往台南,看魏德凱牧師,查大衛也坐上往台南的火車。以後,他們三個人見面,一起交通禱告。聖靈作工,查大衛就決定辭掉台北懷恩堂的工作,要開始做學生工作;他們就為查大衛按手禱告。查大衛回到台北,就辭職,然後在金山南路租了一個小房間,跟太太與二個孩子,一個一歲,一個三歲,他們就住在那堙C

從零開始
那時我在大學讀書,對他沒有太多的認識,因為他在全台灣到處跑,我們一年也看不到一、兩次輔導,只是知道他講道很有能力,不是他口若懸河,也不是他有個人魅力,而是生命發散出來的衝擊力非常的大。我們知道他過著很苦的日子。50年代那時的台灣,真的非常的窮;我記得我大學一年級,一個月伙食費是120塊,一天4塊錢吃三餐。我覺得他比我們還窮,但從他身上發散出的生命力,非常感染我們這群學生。過了好多年,我才問他當初怎麼做學生工作;他主要在台北,我在台南。他說:我就買單張,到大學門口發單張,並問大學生是不是基督徒。他說:我要先找基督徒學生,基督徒學生很少,若碰到基督徒學生,就問他要不要一起禱告。如果你跑到台大門口發福音單張,然後問是不是基督徒,若是基督徒,就問願不願意一起禱告,我敢保證,沒有人會跟你一起禱告,他又不認識你。大部份的人拒絕,但也有人願意,其中一位是李秀全牧師,他那時是台大外文系一年級。他們就一起禱告,以後,就成立台大外文系禱告小組,一起查經。人多了,就擴大,就變成台大外文系團契;再進一步變成台大文學院團契;最後變成台大團契。查牧師就到一個大學、一個大學的門口傳福音,找基督徒,再建立團契,帶他們查經、傳福音。

信心的生活
校園團契是從零作起的,就是有一個人,他什麼都不顧了。我問查牧師,那時的生活經費從哪裡來。他說,他離開浸信會時,有三個月的離職金;大概過半年,他就稱自己所作的是校園團契。他拿個牛奶罐,在上面打個洞,貼了一張紙寫著:校園團契奉獻箱。每當他出去傳福音,有人給他錢,或有人對他的工作有負擔給錢,就通通放在罐子堶情C有人到他家作義工,看到他作的事工受感動,就放錢進去。到了月底,把蓋子打開,裡面的錢就是他家下個月的生活費,和我所有的工作費。這樣的生活維持六年。我不知道他有多少眼淚,付出多少代價,吃了多少苦,孩子挨了多少餓,就是這樣的捨己,放棄一切,工作就建立起來了。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,仍舊是一粒;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的子粒來。 (下期待續)
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