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口中的禱告【一】(中) 黃正人 2018.05.27

講壇 破口中的禱告【一】(中) 黃正人 2018.05.27
讀經:尼希米記一章1〜11節

一章4~11節,尼希米就坐下悲哀哭泣,然後就禱告,把眼光轉向天上的那位神。你可以看出來,在這個過程當中,連我們所看到的破口,連我們感受到的憂傷、失望及那種無奈的張力及掙扎,都是上帝在激動的一個過程。原來神正在感動,正在預備祂的工作。當我們試著把眼光調向祂的工作,那個工作正呼召我們更火熱迫切的心來與祂同行。

我自己在教會堶掖Q按立做長老。地方教會一旦被按立做長老以後,一輩子就逃不掉了。某些長老教會是用選的,四年以後他可以卸任。按立長老事奉,經常徘徊、張力之間掙扎,教會的現況與上帝榮耀的應許中間掙扎。有時候這種張力很大,或者我們不太懂得用一個成熟跟寬廣的心去回應時,心堶探N帶著某一種抱怨及挫折。我常常在上帝的面前講到,當初一定是弄錯了,才答應被按立做長老。做長老是全天下最倒楣的事,身體勞累時不能不參加晚上的聚會;想到要參加教會各樣的事奉,很多時候我的心疲累,可是你做長老,你應該要到。你就知道長老是天下最倒楣的職份。這是當我沒信心時是這樣,似乎只能被迫用自己的肉體、責任、努力試著擠出一點點能力,要去應付、補上一個長老應該有的承擔。有時補地很辛苦,可是我知道上帝在工作,我常常在禱告會當中,就想到教會弟兄姊妹的一些狀況跟光景,然後我就禱告。我常常一禱告就開始掉眼淚。從我成長的過程當中,把我訓練成眼淚稀少的人,我看感人電視都不流眼淚。可是我來到禱告會當中,一開始為弟兄姊妹禱告時就常常流眼淚。我自己很難解釋那眼淚的成份,有時帶著憂傷難過,有時是帶著一種強烈挫折,不知所措的掙扎跟無奈,有時也帶著對上帝的仰望跟激動、信實、盼望。我很難解釋那個成份,久了以後我開始驚訝,因為我不是一個常流眼淚的人,可是我經常來到禱告會當中就開始流眼淚。在上帝面前就想到,我這個長老大部份是很不稱職的。弟兄姊妹對長老的十項期待,我大概有九點五項是達不到的,我常常誤了這個教會。也許我們這個教會成長緩慢,弟兄姊妹的問題,就是因為這個長老。我常常感覺在各方面,不管是在做決定、敏感度、親切度都不適合做一個長老。你可以理解對一個長老的期待。可是我後來發現,我在禱告會中開始流眼淚,我就很清楚神呼召我做長老。你知道這個感受嗎?我就跟神說:我不是在各方面有恩賜;我不是有管理果斷決策來幫助教會;如果神繼續給我眼淚,我就知道神繼續在感動我成為一個長老。我不抱怨了,這樣子做長老不倒楣;這樣子做長老是全天下最榮耀的長老。是全天下最光榮的一種職份,態度是不是差很多?到底是全天下最倒楣的人,還是全天下最榮耀的職份?與神同工,來看見神的工作:被神感動,被神呼召,被神吸引,來體貼神的心意,關懷祂的教會。這就類似尼希米的心腸,他看到一個缺口,一個破口,在這個過程當中那個破口不是要叫我們羞愧,不是要嘲諷我們的無能跟無奈,而是催促我們把眼光轉向,更迫切的去呼求、等候,更火熱的來尋求,這是尼希米讓我們看見的功課。

尼希米就開始禱告。禱告是他的出路,禱告來到主的面前。他是怎麼禱告呢?尼希米先認罪再禱告。這很奇特,他向上帝呼求,所以他在上帝面前說:「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,我們向祢所行的甚是邪惡,」尼希米先認罪,當我讀到這個認罪禱告時,就好像我剛剛所說的,當我感覺到神在我身上是用什麼樣方式或期許來引導我與祂同工。在教會按著長老的職份與祂同工,我就後悔以前曾經跟神說,做長老是全天下最倒楣的事。我就跟神認罪,我應該這樣講,兩種一樣的認知,把我們帶到一個認罪的態度,這是尼希米在神面前的禱告。為什麼認罪呢?沒有把神當做一回事。這是我們需要認罪的,這樣認罪是一件榮美的事,因為你本來糊裡糊塗,你本來不太知道上帝的同在,對神的工作不太敏銳,對神的話語不太尊重,甚至不太相信。但是,當你的生命被引導到上帝感動你,讓你開始覺得應該相當看重這件事情,就會帶著一種懊悔的態度。這是一種認罪,不是要定我們的罪。這種懊悔代表我們生命當中有一個更敏銳的靈性感受,代表我們對上帝的感覺,對神的渴慕有一個新的道路,新的方向。這個認罪很重要,你必須要懂得認罪。從一個不冷不熱的光景,對神的話完全不敏感、不尊重的光景,從一個對聖經非常輕忽的光景,慢慢調整來到對神的話極其看重、寶貴的光景。我們懊悔,這個懊悔是一個生命成長的表示。我們為過去這樣對待神,這樣對祂說話,輕忽信仰上面的提醒,糟蹋屬靈的原則和管教。這是尼希米第一個態度,我們來到主的面前,我們看到一個懂得懊悔的態度。

不但如此,尼希米又講到沒有遵守祢藉著僕人摩西所吩咐的誡命、律例、典章。尼希米的認罪,是因為他認為自己輕忽神的作為、心意、手段。我們不懂,我們做自己的主人,用自己的手段、方法、才能,試著解決自己的問題,引導自己生命的方向。我們必須很深刻為這件事情懊悔,這是一種懂得讓位的態度。一個人懂得用這種態度認罪,就是懂得把生命的主權讓出來。懂得掌管生命道路其實不在我手中,沒有辦法按著我的訓練、能力、資源、人脈來處理我的問題。在這個過程當中,我們回轉來到祂的作為、心意及手段。(下期待續)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