仕倫卅八─作榜樣的教會(上) 徐葳葳 2013.05.26

講壇 仕倫卅八─作榜樣的教會(上) 徐葳葳 2013.05.26
讀經: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2~10節


我是1998年由林森南路禮拜堂推薦到差傳委員會,加入柬埔寨內地會的團隊服事。2008年我們到了仕倫,目前述職,再過一個多禮拜就會回到仕倫縣,繼續下一個任期的服事。「述職」是什麼?使徒保羅跟巴拿巴第一次旅行佈道告一段落時,使徒行傳十四26、28「從那塈仆謘A往安提阿去。當初,他們被眾人所託、蒙神之恩、要辦現在所做之工,就是在這地方。二人就在那埵P門徒住了多日。」述職期間要做些什麼?弟兄姊妹說:你述職好好哦,可以休假。我就很坦白的說,我休假時絕對不會讓你看到我,若你看到我,就表示我們是有事情要做的。使徒行傳十四27「到了那堙A聚集了會眾,就述說神藉他們所行的一切事,並神怎樣為外邦人開了信道的門。」所以,非常謝謝教會的邀請,我們可以有機會跟各位報告,在過去這段期間,神所行的一切事情。「神藉著我們」,這是宣教士最榮幸的事情;做事的是神,但是神藉我們、使用我們,這是我們的榮幸。神藉我們所行的一切事情,大家都知道的好事情,業績報表非常好看的,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是,神怎樣為外邦人開了信道的門。開門的是神,過去這段時間,我們常常親眼看見;神是開門的神,神開了門沒有人能關,神關了門沒有人能夠開。

「仕倫三十八」的異象
  2008年我們被派到仕倫縣,就發現這地方有三十八個村子,我們跟神做了一個禱告,仕倫縣38個村,每一個村民都能夠聽到福音。「仕倫卅八」是我們工作的異象,仕倫人不多,只有四萬一千多人;我們想既然來到這奡N傳福音;為什麼跟神做了這樣一個禱告?因為,我們去到那堳寣A問當地人第一個問題:有沒有聽過耶穌?他們竟然都回答:我聽過提拉米酥、鳳梨酥,就是沒有聽過耶穌。我第一個反應覺得幽默,後來發現他們不是幽默,他們真是從來沒有聽過;廿一世紀還有人沒有聽過耶穌,你有什麼感覺?回台的飛機上,有人笑著跑過來跟我說:有沒有人跟妳說,妳長的很像周美青?我的反應也是「啊!」那人的笑臉就馬上拉下來,意思是,妳竟然不認識這個人。當然我現在已經認識她是誰了,但那人的反應就是妳怎麼可以不認識。作為一個基督徒也是這樣的反應,怎麼可以在廿一世紀,竟然還有沒聽過耶穌,怎麼可以有這種事情發生;竟然是有,而且是在仕倫縣;對宣教士來講,這個就是有致命的吸引力,竟然沒有聽過耶穌,我們就在仕倫待下來了。我們跟神求「仕倫卅八」,每一個人都聽到福音;有人說,怎麼那麼沒出息。我說:對,就是這麼沒出息,我們門檻低一點,這樣比較容易跨越。

不要蹧蹋我們這地方
沒有想到,我們到了那堙A那是一個非常階級化的社會,我必須要從縣長開始拜訪;從縣長、鄉長、村長一個一個拜訪打通關,大家都說可以時,我們才可以直接接觸村民。仕倫有五個鄉,其中有兩個鄉長直接的告訴我們:我這個鄉我照顧的很好,這是我的地方,從來沒有被所謂的基督教進來蹧蹋過,所以,你也不要打如意算盤。他竟然用「蹧蹋」這個字眼,他告訴我們:要做什麼都可以,我們不會殺你、罵你、趕你,但是你不准在我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。那時我們才知道,原來仕倫卅八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;雖然這是一個憲法上宗教自由的國家,而且我們拿的是合法的宣教士簽證,可是到了地方政府時,只要地方政府說不可以,你就不可以;我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還能做什麼?你們會怎麼建議我們呢?

為「仕倫卅八」禱告
當然就是禱告,我必需承認,我沒有像過去這幾年間禱告這麼多過,我就是大量的在神面前禱告,因為,不知道還有什麼事可以做,也不知道該做什麼,只能跟神禱告。很快的我們就發現,我們兩個人對四萬多人絕對打不贏,只有我們兩人禱告,真不知禱告到什麼時候。我們開始非常努力地邀請為我們禱告的代禱勇士,請大家認領仕倫卅八為我們禱告;我們請為我們禱告的弟兄姊妹,你個人也好,家人也好,小組也好,團契也好,教會也好,什麼樣的單位組合都可以,請你認領一個村子,為這個村子來守望禱告;然後很小心的跟為我們禱告的弟兄姊妹說,不要害怕,這不是終生賣身契,我們一年一約,到年底的時候,你可以改變主意,但是,這一年當中,請你用禱告來服事這個村子的村民,請你用禱告來為福音開路。因為這樣子,很多弟兄姊妹,面對福音的迫切性及需要性,加入我們為仕倫卅八禱告。

福音的突破
禱告帶來改變,我們整個福音的突破,是從這麼多弟兄姊妹開始為仕倫卅八禱告,我們開始看到轉變。一年多後,有一天,同樣那個鄉的鄉代表秘書,毫無預警地跑來請我們幫忙。我好期望他說這句話,終於有機會了;他說要我們幫忙辦一個柬文識字班,那個地方的文盲非常多,識字率非常的低。為什麼要有識字班呢?因為這是柬埔寨國家級的政策,2015年要掃除全國的文盲,要普及九年義務教育。製定這政策的重要原因之一是2015東南亞國協將成立一個自由貿易區,另一原因是從1992開放以來,拿的補助實在太多了,大家都想到一點成績。他這樣提出時,我們直覺的反應: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在仕倫2015年絕對不可能。他也老實說,他也知道不可能,所以現在只有死馬當活馬醫,請我們一定要來幫忙,盡量做做看。感謝神,因這緣故,我們接受政府邀請,有機會直接接觸村民。這件事情又大又難,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,所以我就再問還有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幫忙;我想是不是有比較簡單著手的事情,他說還有一件事情,如果你們能幫忙也很好,他請我們幫忙辦一個圖書舘;我直覺的反應:你剛剛講不識字,要圖書舘做什麼?我就是沒有辦法把這兩件事連想在一起;我犯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,因為我用我定義的圖書舘去定義他認為的圖書舘。我問為什麼要圖書舘?他說:不久前到金邊考察,看了法國文化中心的圖書舘真是好,如果我們鄉公所也有一個這樣的圖書舘那還了得,對業績一定很有幫助,你們幫我們弄一個圖書舘吧。一講完,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,可是他馬上就說:你那個什麼書啊?我說是耶穌。他說:我告訴你,耶穌的書我還是不要,我知道你在想什麼,不要打你的如意算盤。因為他在講圖書舘時,我說,我們不是來蓋圖書舘的,這不是我們此行的目的,因為圖書舘要有書,第一、我們捐書給你。第二、圖書舘要有圖書舘員,提供專業的服務才叫圖書舘,所以我們提供專業訓練。第三、圖書舘員一定要有薪水才會來上班,所以我們提供舘員的薪資。我們只做這三件事情,這圖書舘可以運作,但是,鄉公所才是圖書舘的老闆。我必須承認,我又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:我想你圖書舘裡什麼都沒有,一定給你什麼書,忙著笑納都來不及,所以,你現在隨便說說罷了。我說,好!我們來合作吧!我們就老老實實的,每一次下金邊買書就帶到圖書舘。我不知道他們這麼認真,在那堻ㄛO農民,仕倫是一個百分之百的農民縣;隨便問一個人,請問三百六十行你在那一行高就,所有的人都會告訴你:我是種田的。我想:所謂的士農工商都在那堙A這些人都是從哪堥茠滿H後來發現他們說的都是真的,他們在農閒時,到鄉公所看看,有沒有公文要批;到學校看看,有沒有學生來順便上課;到警察局坐坐,看看是不是有小偷要抓;農閒時沒事,順便做個小買賣賺點外快;原來士農工商三百六十行,其他的三百五十九行全部都是農民兼差的。農閒的時間是非常充裕,所以當我們把書送去時,他們真的把村子婸{識字的人找來;不多只有兩三個人,這兩三個人,就把書一本一本的翻開,他們也不知道基督教是什麼,可是一定跟耶穌有關係,他們翻開每本書,一頁一頁的找,找看看有沒有耶穌,所以他們真的很認真的找耶穌、耶穌;找到了,這本書就不要了,請我們拿回去,然後再找另一本書有沒有耶穌,沒找到,再請另一人再找一遍;他們真地是老老實實的,每一本書這樣找耶穌,看了之後不滿意,請我們帶回去;我在旁邊很想幫忙解釋,這是一本好書,書好在那堙A作一點說明;可是,他馬上告訴我,你不要囉嗦。每次在那個過程當中,就看見那些阿桑辛苦在每一本書中找耶穌;農閒時真是沒事啊,大家看鄉公所怎麼那麼多人,都跑來看看,沒事看看,轉轉看,看到認識的阿桑,就問阿桑說:阿桑你在找什麼?阿桑在找耶穌,阿桑你找到了沒有,阿桑很忙別吵。我不能囉嗦,我跟我的上帝囉嗦總可以吧!我說,主啊!他們正在呼求祢,求祢垂聽他們的呼求。又有人問阿桑在找什麼,阿桑說在找耶穌。我說:主啊!他們在呼求祢,祢說尋找就必尋見,讓他們尋見祢。然後我把書帶回家,我只做這一件事情,下一次我再把書買來帶過去,他們同樣在每一本書中找耶穌;我禱告:主啊!他們正在呼求祢,求祢垂聽他們的呼求。這樣的戲碼不斷的重覆演出,我們演了一年多。有一天,舘長突然跟我說,其實這些書還真是不錯;我聽了嚇了一跳。為什麼他知道不錯?因為他們要檢查書中到底有沒有耶穌,所以,他們不得不把這些書都看一遍,他們才發現這些書真的是不錯。感謝神,這些書現在完全可以在圖書舘上架,書可以流通,這是我們跟神求的。(下期待續)
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