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境甘來大確信(下) 王文衍 2014.10.26

講壇 苦境甘來大確信(下) 王文衍 2014.10.26

讀經:哥林多後書一章3~10節


失去倚靠神
若你跟我說遭竊經驗,我大概可以跟你分享,因為我被偷過。八年前,我們在台中剛辦完同工退修會,在當中我們經歷過神的恩典;感恩結束後,我們到台中調查局附近吃飯,那是一個不應該發生竊案的地方,就真的發生了。營會結束,很多的器材、東西,包含我自己的包包、電腦、聖經、證件,還有我太太送給我的第一張照片,都放在車子的後車箱;吃完飯我們就離開,馬上回台北,途中我們去加油,我也要吃藥,一打開後車箱,空空如也,那時還未驚覺東西不見;因為跟本沒有想到東西會被偷,我想應該放在後座,也沒有,這時我及同工才確定我們被偷了,因為有個地方被撬開了。我們趕快到調查局的門口,想調監視器來看。結果調查局因為正在轉換系統,從錄影帶轉換成光碟,所以監視器是沒有效果,一片模糊。報案,警察告訴我們,車子已經被我們摸過了,指紋一點意義都沒有,他們只作了該作的程序,一切都沒有辦法。我們就到附近繞一繞,希望小偷拿走值錢的東西,其他丟掉,我們還可以撿回來。沒有,一點都沒有找回來;該作的都作了,只好開車回台北。在路上,我開始想,掉了哪些東西,電腦丟幾台、單槍丟幾台、有多少證件,還有太太的照片、聖經、電腦的檔案等等;真是不敢再想下去,差一點沒辦法開車,沮喪、軟弱的不得了。快到家時,我跟同工說:可以不可以為我禱告?我快承受不了。正在為我禱告時,我被神光照、提醒:你都在想掉了什麼,什麼都可以掉,但是倚靠神的心是不是也丟掉了。我發現我在數著那些掉的東西,竟然忘了倚靠祂;我忘了我有什麼東西,我命還在。我說:主啊!我要倚靠祢!

得到安慰
我請許多人為我禱告,也發了E-mail。劉曉亭牧師馬上就寄一封信給我,附上他在宇宙光寫過的一篇他遭竊的文章,寫的非常的精采;我看了以後,幫助我調整心情,最後劉牧師還附加了一句話:文衍,你不要難過,我們的會友,有人在車上掉了廿萬,你還沒有丟那麼多。感覺我還不是最慘,不單單是他這樣說,有許多人寫信來,述說自己掉東西的事;他們正在學習,用神的安慰來安慰我,這樣真的很有用,讓我知道我不是世界上最可憐的。在苦難中的人,常常會認為自己是最可憐的:我是苦難當中的第一名,沒有人了解我。當下那個氛圍讓我感到,好多人了解我。神不單單讓我們在苦難當中,給我們安慰;一群被安慰的人也來幫助我們。

彼此相愛
有兩段經文更可以來讓我們學習,約翰福音十五12「你們要彼此相愛,像我愛你們一樣,這就是我的命令。」耶穌沒有說,「你」要彼此相愛,像我愛「你」一樣,而是「你們」要彼此相愛;神給的命令是給群體性的命令,你們群體既然受苦,群體就一起經歷愛的恩典,所以你得到安慰後,不能藏起來,要分享出來,要個人因著你所說的得到幫助。不單這樣,約翰壹書四 19「我們愛,因為神先愛我們。」教會堶惘p果發代禱信時,有許多人會告訴你:我也是這樣走過來。才知道苦難是每個人必經的過程,因著你承受的愛,就會讓愛分享出去。彭蒙惠宣教士說過這樣的話:愛是上帝賜給我的天賦,上帝給了我多少愛,我就該為別人付出同等的愛。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歷,讓你可以經歷到祂。後來,我聽到誰掉東西,他講的越詳細,我就越想哭出來,我可以體會他那種痛,不是東西有多寶貴,那種經歷是很不舒服的,就試著對他說,有沒有掉了倚靠主的心。

保羅又說,哥林多後書十八8∼10「弟兄們,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,我們從前在亞細亞遭遇苦難,被壓太重,力不能勝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,自己心堣]斷定是必死的,叫我們不靠自己,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,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,現在仍要救我們,並且我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們。」你要倚靠神,因為上帝不斷的拯救你、幫助你;祂把苦難從與祂的關係,拉到跟一群人的關係,最後也提到我們,上帝不單拯救我,也要拯救每一個人。

與基督一同受苦
神學家費爾所主張的,受苦的基督徒,不需要知道自己為什麼遭受打擊,他想要明白的卻是,面對苦難時,神正在做些什麼事。很多面對苦難時,我們會不斷的檢討苦難的來源、苦難的內容,但是他說:你要面對苦難時,要想「我在承受苦難時,上帝祢在做什麼?如果我們要跟基督一同受苦,表示這位基督已經受過苦了,祂了解你受的苦難,每逢思想祂的受苦,會不會讓你對苦難有不同的領受跟改變?」

超越苦難
有一本書「我不理解上帝」,這本書解決四個問題,一、上帝是慈愛的嗎?為什麼在舊約殺了這麼多人?二、上帝在苦難當中,要我們學習什麼功課?三、耶穌在十字架當中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四、末世的光景。在面對十字架時,他說:每次當我們思索神竟然走上加略山的愛時,不瞭解「為什麼」的這事實,應當領我們到最深邃的驚喜與感恩。不明白耶穌為什麼走這一遭,為什麼用這種方式等等,這位牧師學者,他愈想,在神面前愈感恩,因為上帝的受苦是一個奧秘,也幫助我們超越苦難。

幾年前我得了盲腸炎。剛發時,覺得肚子痛,看了兩次腸胃科,吃了藥都沒有任何改善,再加上又有點發燒,因為那時正有流感,發燒就要趕快去做篩檢。那段時間有很多的服事,怕要隔離,就很緊張,到了醫院檢查,確實有發燒,篩檢沒有問題;醫生要我描述痛的位置,突然間他就用手指彈了痛的地方,我只覺得痛死了;醫生說我百分之九十是盲腸炎,就問我願不願意接受開刀,因為我真的很痛,希望趕快開刀。那時已經十一點多,因為我被麻醉,不曉得整個過程,醒來已經是清晨四點多,我太太已經累到睡著了,整個一片安靜。麻醉不算什麼,最怕的是退麻醉,痛才開始,吸一口氣、翻個身,就痛的半死,動都動不了,不知該怎麼辦,那時只有禱告:主啊,讓我不要那麼痛!雖然還是那麼痛。但是突然間有一個領會,是聖靈的工作,祂說:你割個盲腸都這麼痛,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痛,豈不更痛嗎?這樣的思想讓我越來越不痛,因為我從盲腸的痛接到十字架的痛,就覺得我有什麼好擔心。當我在思想這事時,我的心竟然就得安慰。當麻醉退了時,我才知道愛的差別在那堙F我的孩子到外面買了肯德基,跟媽媽在一旁吃,因為我手術後不能吃東西,旁邊的人也加入吃肯德基,我覺得耶穌的愛比較好,祂知道我所受的痛苦。
那個愛讓我有感而發,就寫了一篇網誌:少了肓腸,多了恩典-盲腸不見了,但也帶走嚴重腹膜炎的威脅;盲腸不見了,看見的是神奇妙的保守;盲腸不見了,看見更多肢體家人的關愛及背後的代禱!盲腸不見了,雖然近日很多講道及開會也不見了,但卻看見教會牧者及校園大家庭眾同工的全力承擔,讓我可以安心休養…..謝謝這條盲腸的犧牲,換來我料想不到的奇妙恩典,謝了!也別了!這唯一的盲腸!
我不用想,就可以馬上寫下來,因為感受太深刻。苦難發生了,雖然只是割盲腸,但對我好像上了神學課一樣;原來苦難當中,我們的信仰更可以幫助我們超越。所以,大確信是,我們要倚靠三一神,常存信望愛。

常存信望愛
信、望、愛是基督徒生活的核心,我們跟神的關係由信開始,當我們知道神為我們所做的,我們就對將來更有盼望,同時,神的愛充滿我們,使我們有能力,並去幫助別人。如果你離開了信、望、愛,與世上的人面對苦難不是一樣嗎?去追究責任、政府、大自然,追究許多的奧秘,我相信這不是我們所要作的。當我們面對苦難時,千萬不要忘記:苦難是暫時的,上帝的愛是永存的。因為世上的苦難與神的愛並存,我們或許對苦難印象很深刻,因為你就在其中,苦的不得了。求神光照我們,不要忘記那永不止息的愛,坐在教會,祂愛我們;在苦難、黑暗中祂仍然愛我們。因此我們可以說:主從未應許我一生永不受風暴侵襲,但卻應許陽光會比風雨更加長久。鳳凰颱風這兩天就會走,但太陽永遠都在,我們每次面對颱風都是這樣,不管它跑的快或慢,但是我們都知道雲上的太陽,仍然會幫助我們。德蕾莎說,再苦的一生,也不過只像在一間很糟的旅館裡過了一夜就是了。大家都有去旅行的經驗,住到不好的旅館,不要太生氣,幾天就會回來了。我們的盼望到底在哪裡?非常的關鍵,不管是面對癌症的壓力,或者一些苦難,都求主幫助我們,用神的話帶領我們。

不單單保羅用這段經文鼓勵哥林多教會,彼得當時在初代教會面對大苦難時,也用神的話來幫助他們,彼得前書五 10「那賜諸般恩典的神,曾在基督堨l你們,得享祂永遠的榮耀,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,必要親自成全你們,堅固你們,賜力量給你們。」彼得說,那位神是賜諸般恩典的神,是呼召我們的神;這條天國的道路,祂應許我們,與我們同享永遠的榮耀,整個過程要經歷一個暫受的苦難,連在苦難當中,神要做成全、堅固賜下力量給我們的工作。

苦難中的禱告
求主恩待,讓我們可以在這當中思想,我們都要面對大大小小不同的苦難,我們不了解神給我們什麼樣的苦難,但是神給我們應許,祂幫助我們承擔。當我七月份跟一群小六到高三的學生談苦難,不像今天講的這麼沈重,是幫助他們思想、了解,他們要面對的苦難。最後我說: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了解,但是我們一起來唸一個禱文,當你們面對苦難時,這段禱文可以成為你們的幫助,同樣的我也用這段祈禱文作為結束:主啊!感謝祢,讓危險教導我剛強壯膽,讓苦難教導我恆久忍耐,讓痛苦教導我柔和謙遜,求祢幫助我牢記沒有痛苦就沒有成長,沒有危機就沒有轉機,沒有陣痛就沒有生產,沒有受難就沒有復活,苦難是熬煉更多信心的時刻,我在苦難中要堅信祢必幫助我,感謝主,阿們!(九月21日主日證道)
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