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耶穌基督的精兵(上) 饒孝楫 2016.09.11

講壇 做耶穌基督的精兵(上) 饒孝楫 2016.09.11
讀經:提摩太後書二章3~6節、四章7~8節


提摩太後書是保羅十三封書信的最後一封。據說保羅寫完提摩太後書,大概一個禮拜到一個月後就為主殉道,被尼祿王在Ostian Way斬首,保羅的墳墓還在羅馬聖保羅教堂的祭壇下面。提摩太後書是保羅所寫的最後一封書信,好像一封遺書,最後要說的話是最重要、最寶貴,寫給他屬靈的兒子提摩太,因為提摩太將要繼承保羅福音的使命、教導的使命、各方面的使命,繼續做教會的領導者。

耶穌基督的精兵
保羅說,你要和我同受苦。保羅的一生苦難多到不得了,假如你去看哥林多後書十一章,他有外面的苦,還有內心的苦,為眾教會的擔憂,受到外邦人、猶太人還有政權的逼迫,多次在死亡中勉強活過來,他還是繼續不斷為主爭戰。保羅跟提摩太說,你要和我同受苦難。提摩太知道保羅所受的苦,要怎麼樣受這種苦難呢?好像耶穌基督的精兵。作一個精兵能打戰、能吃苦的,就不簡單。每一個都是耶穌基督的精兵,你我都是,保羅、提摩太、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的精兵。

基督精兵前進
一九八七年底兩岸開始交流。一九八八年我就迫不及待的帶著我的太太到大陸。她沒去過大陸,因為她生在台灣,我是生在大陸北京,我到台灣時是十一歲,才小學六年級。雖然離開我的家鄉已經很久,但是,我還是非常非常的想念,所以就帶她去,看到很多我們的親朋好友、我們的家人。我們也到上海,不但去看家人,也去探望一位我一直敬佩的屬靈長輩,就是王明道先生。大家看過他的書就知道,他是怎樣認真地為主爭戰的耶穌基督的兵。那時他已經九十多歲了,我們去看他的時候,他剛剛從勞改營出來,卅年的勞改營非常非常痛苦,他的身體已經非常的衰弱。當我們到上海小小的房間堿搘L的時候,他知道我們從台灣來,他也聽過校園團契,就是大陸學聯會一直影響到台灣,他就很興奮。後來我就要唱歌,每一次有人去看他,他就會唱「基督精兵前進…」,口唱一遍英文,再唱一遍中文,聽他唱,我們眼淚就流出來了,因為他是為主爭戰的老人。當他離開世界的前夕,他還繼續不斷的唱基督精兵前進。隔了兩年,一九九0,我們再到上海時,他已經被主接去了,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的精兵。保羅寫給提摩太的信,就用了三個身份來描寫這個精兵的特徵。

一、冒死作戰的軍人
第一個就是軍人,凡在軍中當兵的,不將世務纏身,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。當軍人是一件不簡單的事,軍人就是個打仗的人,在戰場的軍人,不會想過太平安舒的日子。他全部的精神、注意力都在打仗的事上。不將世務纏身,在槍林彈雨中還在想家人、事業,那就完了,冒死是司空見慣的事,他必須專心、心無旁騖、全力以赴才能打勝仗。一定要切斷一切的纏累,專心在戰場上。

屬靈的爭戰
越戰時,北越的越共可以一個禮拜在地洞媢L日子、吃乾糧;美軍每天早上要吃荷包蛋,喝咖啡。誰會打贏?前天我看了文茜世界週報,是做二次大戰的回顧。講到二戰勝利後,北韓侵略南韓,麥克阿瑟將軍從仁川登陸,把北韓的軍隊切斷,把北韓的軍隊一直打到鴨綠江邊,心想過鴨綠江打到中國大陸去。到了鴨綠江邊慶祝勝利,那時正是聖誕節,他們吃烤鷄、喝咖啡、喝紅酒,非常興奮地過聖誕節,沒有想到中國大陸因為北韓的懇求,三十萬大軍夜間過江突襲,一下子整個美軍潰敗,打仗的時候要專心打仗。聖經告訴我們,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,好像是打一場屬靈的仗。事奉主是打仗,過生活也是打仗。年輕人談戀愛說,情場如戰場,也是打仗,什麼都在打仗。事奉主,坐搖椅就上天堂,沒有這回事。這是一個屬靈的戰爭,當我們在事奉主的時候,魔鬼撒旦也無所不用其極地要來攔阻我們,要纏累我們,使得我們這場仗打不下去。無論你是全職傳道,無論你是帶職事奉,你有你的專業、職場,或者你是家庭主婦,或者是退休,不管如何,每一個人都會面臨許許多多的爭戰,包括退休,無所事事,很快就老年痴呆,就有很多的問題、爭戰。

主垂聽禱告
早上第一堂我差一點遲到,本來希望七點四十五分能夠到,可以跟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再開始,可是我大概差三分八點才趕到。因為早上七點鐘兒子打電話來,很多人都知道他生病了,他有哲學思考的強迫症,每一天活在他自己的邏輯思考中,廿四小時,只要他清醒時,就進入他的邏輯思考堙A非常痛苦,他有憂鬱症,偶而也會有燥鬱症。從十五歲到現在四十六歲,三十一年的時間,是一個屬靈的爭戰。我有多少次在事奉的關頭,撒旦魔鬼就用這樣的方法。對我而言,我常這樣解釋,我不是說我兒子是撒旦魔鬼,而是撒旦利用他身體的狀況要攔阻我的事奉。他跟我談了很多困擾,他說他繃得非常的緊。談到七點半,我對他說:兒子,我八點鐘要講道,我還沒有吃早飯,可以暫停嗎?他說:好,對不起,暫停。我知道,如果我說不要再講了,很可能第一堂都不能來聚會。我非常緊張,壓力非常地大,就默默禱告說:主,讓他肯停下來。感謝主,還是八點前三分到。

有一次我到美國去講道,他不知道為什麼情緒非常的惡劣,所以,我到了機場,他打電話來說:爸假如你這次上飛機,我就請你不要回來。情況這麼嚴重,我說:好,我不上飛機,直到你的身體狀況恢復。我就在登機口等到飛機起飛前十五分鐘,他的電話來了說:爸,你上飛機吧,我的情況已經穏定了。在最後幾分鐘上了飛機。

每人都有爭戰
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爭戰,也許你的身體健康,也許你的家庭問題、兒女的問題、夫妻的問題、人際關係的問題,在職場上遇到很多的困難,做生意可能資金沒辦法調度,太多太多的事情,使得我們事奉主可能會受到攔阻。求主讓我們不將世務纏身,我們不是不負責任,我們不要把不必要的纏累放在我們的身上,我們承擔現在的事已經不得了了,我們需要靠主打這場屬靈的戰。其實我跟我的兒子說:為了你的身體的緣故,我可以以後不再接受任何出國的邀請。因為上帝給我一個使命,就是向中國大陸的留學生佈道。雖然我八歲時就離開北京,後來到浙江三年,十一歲到台灣,我今年七十八歲,所以離開北京已經快七十年了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還帶著北京的口音,所以大陸人一聽我講話就說我不像從台灣來的,我說我生在北京,他們就鼓掌,心就打開了,就很容易把福音的種子種進去。他們的心本來關的緊緊的,你只要說話的語調跟他們相近,他們就把心打開了,上帝給我這樣的機會和恩典。就跟兒子說:為了你的身體,我寧可不去在家陪伴你。他說:爸,不行,神給你呼召,假如因為我的緣故你不去,我的罪就更大了,我擔不起,你一定要去。

努力討主喜悅
每一次去我都很掙扎,我跟兒子三十多年的時間,跟他談哲學邏輯的問題。我已經非常的熟悉,所以別人很難跟他談。他說:假如你因為我而不去,我的罪就更大了。所以我覺得每一次我出去的事奉,身上都帶著兒子苦難的痕跡。弟兄姊妹,我不知道你的苦難在那堙A你的爭戰在那堙A你的需要在那堙C但是,我們是主的精兵,求主讓我們能夠努力討主的喜悅。我知道不容易,你我都不容易,傳道人沒有比其他的人有更多不受苦難的特權。有一次,有一位傳道說:傳道人也是人,不因為我傳道,所以我有特權不必受苦。傳道人不是沒有問題,沒有困難,我覺得上帝常常把一些特殊的困難擺在我們的身上,讓我們在主的面前更懂得倚靠,更懂得怎麼禱告。保羅也說,他身上有一根刺,他三次求主將這根刺挪去,但是神沒有聽他的禱告。所以保羅說,我更誇我的軟弱,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。(下期待續)
查詢其它....more 查詢其它....more
[ 回到 A-3 2011年講台記錄 | 查詢其它....more | 列印模式]